您的位置:首页  »  我和老公的别样交友
我和老公的别样交友

时光飞转,转眼嫁给老公7 、8 年了,和老公一直感情稳定,虽然也有争吵,但都限于夫妻小打小闹。

  结婚几年后夫妻生活就很平淡了,有时我不想要,为了配合他我就在下面哼哼几声,任他在上面弄直到把自己弄出来为止。

  要不是老公的绿帽情节,我们也许一直这么平淡下去。

  第一次发现老公有这个情节是在一天晚上,老公喝酒喝多了,回来时醉醺醺的,我已经快睡着了,他想要就把弄醒了。

  我没有兴趣,就应付他随便哼哼几声,他喝酒后就很持久,我已经有点疼了他还不射,我让他快点,他说让我说说点刺激的。

  我说「什么刺激的啊?」。

  他说「你说说以前别的男人怎么干你的。」,我吓了一跳,以前他从来没有这么粗鲁过。

  我结婚前确实不是处女,他也知道,但没怎么问过。

  这次我以为他喝多了,就没理他,他拉我换了个姿势,让我趴着,他从后面插我。

  看我不说话,还继续问,说「他们是不是这么抱着你屁股插过你?」,我听着难受,也不理他,他继续说些过分的话,我做着做着就哭了,我脸向下,他没发现还继续说,仿佛说这些事他很性奋,没多久他射了。

  我本来想发火的,但他做完倒头就睡,不给我机会发飙。

  第二天,我又不好意思提起昨天的事,当天他又出差了,结果就被他逃过一劫。

  他出差回来后晚上又要,打开卧室壁灯,弄得挺有情调的,我侧躺着,他抱着我从后面弄,说实话,我曾经喜欢这个姿势,不过老公弟弟不长,这样插得很浅,我就和他说,这样插得不爽,换个姿势深点插。

  老公说老婆那你找个jb长的男人干你吧,我同意你偶尔出去几次。

  我一听,怎么又来了,前几天是看你喝多了没来得及和你吵,是不是鄙视我结婚时不时处女啊。

  我马上就想发飙,不想做了,但老公好像知道我的反应,从后面他死死的按着我,我挣扎也挣不脱,一边发泄兽欲还一边继续说喜欢我被别人上,喜欢怎么怎么的,一些污言秽语。

  一直做完了,我和他理论,他第一次告诉我一个名词,就是「淫妻情节」,他告诉我很多人都有,但我不信,觉得他变态,他说他经常幻想在他出差时我偷领其他男人回家,在我们的床上蹂躏我,他和我做爱时也经常幻想是其他男人在插我。无论他说什么,我就说他变态,我主张家庭稳定高于一切,让他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统统见鬼去吧。当晚谁也没能说服谁,闷闷不乐各自睡了。后来每次做爱时,他都这么说,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性奋。其实我在和老公结婚前有过几个男朋友,还有个大叔级的情人,比我大十岁,结婚后也偶尔联系一下。我在网上和大叔说起老公这事,大叔的想法和我一致,就是老公变态。所以老公一说起这事,我也不反抗,就说他变态。但听得多了,也就没那么刺耳和反感了,看他性奋,也有时候配合他一点。今年年初,忘记什么事了,心情很好,晚上想要了,我穿着睡衣抱着老公撒娇说「小妹妹想被插了。」我看见老公眼睛里一下放出光来,他伸到我衣服里摸着着我说「想被哪个男人插啊?」,我手指按着他头说,「当然是这个了。」,他手指弄到我下面,问我「别的男人行不行啊?」,我说「jj大的可以。」,他特别兴奋,对我又是亲又是啃的,很久没有这种激情了,不过也不好,他太激动,射的很快。

  我还没要够,不让他出来,他就趴在我身上,问我以前和哪个男朋友做爱最爽,允许我我和以前男朋友联系。

  我说你不吃醋啊,他说反正都做过,让我多爽几次也没什么。

  我就不能理解为什么男人会让自己老婆去和别人做夫妻间做的事,他也得不到什么啊。

  但长时间被老公这么熏陶,虽然觉得这种事见不得人,但也没觉得太恶心了。

  我就说找不到他了,很久没有联系过了。

  老公问我这个男朋友怎么让我爽了,我这时背对着老公,老公抱着我,我说我喜欢他这个姿势插我,他jj长,这个姿势也能插得挺深的。

  这么一说把老公说来了兴趣,明显感觉到他一下子又硬了,从后面插进来,边做边问我别人怎么弄过我。

  后来每次做爱时他都问这些,这也成了我做爱的必备情话。

  他也就知道了越来越多的我找个前男友的信息。

  我认识他是在大学毕业那年,其实严格来说是一次艳遇,由于当时和男朋友刚分手,心情不好,认识他是,他30多,我22岁,前男友的幼稚,我对于小男人有点失去信心了,而对于成熟大叔很有好感。

  虽然知道他结婚了,但还是和他发生了,也许是因为没有相互的责任,对对方更少有什么要求,这样反而长久,和他一直断断续续的好到现在,期间也分过几次,都是我下定决心,好好做个好女人,但后来都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坚持住。

  大叔身材挺好的,身体黝黑,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结婚前特意去他所在城市见他一次,希望和他分手,以后各自不影响生活,他很坦率的说好,同时感谢我这么多年的陪伴,并让我以后有事找他。

  后来很久都没见面,但联系还没彻底断,我们互相有对方的手机号码,后来有了微信后,我们也相互加了对方。

  有次和老公做爱说道他时,我指着微信里的头像告诉老公说就是他。

  老公让我给他发条语音,我说了句「睡了吗?」,发过去。

  老公继续爱爱我,那边回了句没呢,老公把手机拿过去继续爱爱我,过了一会听到那边又有短信传来,我拿过来看,原来老公偷偷的把我叫床的声音发给他了。

  他问我在干什么呢。

  老公让我说在自慰呢。

  我不说。

  老公就用文字发过去,说我在自慰呢,想他了。

  那边回说也想我了。

  而且显然我的声音刺激到他了,他还说些想亲我咪咪和pp什么的话过来。

  老公看完更兴奋了,狠劲插我,然后把我pp和咪咪拍下来发给他。

  我也有点被偷窥的小变态情节,也挺性奋的,就没有太阻止他。

  做完后我赶紧把手机关了,怕他打电话过来。

  不过在我第二天上班时,他还是电话打过来了,问我昨晚怎么了,好像特别需要。

  我也不能说是老公弄的啊,就只能说是老公不在家,自己想要了。

  他说想看看我来,我说不用了。

  晚上老公又想要,又给他发了语音短信,边做边和那边调情,我不肯说的话他就用文字打出来。

  老公让我说我想他大jb插我了,我不说,老公说他用语音告诉他,我说不行,被逼的我只好说,不过说出来真的很刺激。

  整个晚上我好想和两个人做爱一样。

  后来大叔说想过来看我,我本来想阻止他,但老公一直求我让他来,我说你定吧,老公就文字短信说让他有空过来。

  没过几天,大叔就打电话给我,说晚上到,问我有空没有,我有些疑虑,就说不一定,晚上再约。

  晚上回家,和老公说大叔来了,但我不想见。

  老公还是要我去见,看来老公不把我卖了不甘心啊。

  大叔在我们临近的城市,车程一个小时左右,是下班后过来。

  老公说要开车把我送到宾馆,我没用,觉得心理上有点过不去,我自己打车过去的。

  和大叔的见面很顺利,很熟悉了,互相知道对方的需要,体贴对方的感受。

  很久没见了,还有种陌生的刺激。

  以最快的速度在床上迫不及待的撕开对方的衣服,等不及去温柔的调情,就直奔主题,他发出沈闷的野兽般的低吼,恣意揉捏着我的身体,我躺下以自己最柔弱的部位主动去迎合他的坚挺,他仿佛要把我撞碎,他硕大的下体让我感受到久违的充实,交合的部位被毛毛和淫水搅乱的一塌糊涂,身体的每个神经、每个肌肉紧绷着感受和迎接着他的侵犯,每寸肌肤都渴望得到他的眷顾,挺起胸,用乳房去撩拨他的黝黑的身体,用嘴唇去吻他,却只能吻到他的脖子,舔到他微微的汗珠的咸味。

  我搂着他的脖子,我曾经只属于他,如今又物归原主,我的身体仿佛是走失的小狗遇到的主人,极力讨着着主人的欢心,他的每次碰撞都让我无比欣悦,他的每一次对我的揉捏,身体都欢快的迎合。

  房间里充斥着我和他喘息的声,和清脆的身体碰撞的声音,他的低吼让我欲罢不能的婉转嘤咛,仿佛快断了气的夜莺在垂死鸣叫,高潮时感觉自己都已经缺氧似的的昏迷,转瞬恢复又继续甘心享受更多的冲击。

  酒店走廊里不时传来女人高跟鞋的塔塔声和说笑声,我无力去想她们会怎么想,是否会听见一个小女人在和丈夫以外的男人享受着身体的欢愉,这一刻我只属于他,连续的高潮让我崩溃,甚至在想我这些年都在坚持什么,他的冲击让我的价值观瞬间摧毁,为什么苦着自己而又让他心力憔悴。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他的炙热让我晕厥,激情后我继续体验着他给我的充实,虽然没有刚才的坚挺,但却仍然被涨的依旧充实。

  第一次满足了老公的欲望,也满足了自己。

  字节数:6928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