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玩物之月秀篇
玩物之月秀篇

月秀很清楚李建中对自己的企图,所以她没有去医院找他,可是没了收入,家里的钱越来越少了,万般无奈,月秀再次进了城。现在她就站在一幢楼房的面前。带着一丝激动的心情她按响了301室的电铃。

  对讲机里传出一个女声「谁啊?」

  「大妹,是我,你哥他出事了。」

  不一会儿楼里跑出一个身穿睡衣的女人:「嫂子,我哥出什麽事情了?」说完急忙打开铁门。

  月秀走进去:「你哥被矿场的石头砸到了,现在命总算保住了,可是人却瘫痪了。」说完眼泪便不由地流了下来。

  杨大妹是月秀老公杨保德的亲妹妹,将月秀带上楼,等月秀将前前後後都说明白了,杨大妹也哭了。

  「嫂子,你这次来找我有什麽打算?」

  「你知道家里就靠你哥,现在你哥这样了,往後的日子可怎麽过啊?」「嫂子,你是来借钱的我知道,按说爹妈都不在了,我就一个哥,现在你们这样,我应该照顾你们的,可是嫂子我也有难处啊。前年他又找了个小妖精,听说还是电视台的名人,现在也不常来我这里了,钱我这里实在是没多少。」「这可咋办呢,我们可怎麽活啊,大妹,你可不能不管我们啊!」月秀又哭了起来。

  「嫂子,你等等,我想想办法。」杨大妹拿起了电话,「老公啊,我是大妹啊,我哥被石头砸了,现在瘫在床上,我嫂子和几个孩子生活现在也有困难了,你能不能…」杨大妹放下电话,对月秀说道「嫂子,放心吧,他答应帮忙了,晚上他来这里,你先坐会,我去买菜。」「你儿子小风呢?」月秀关切地问道。

  「他就快放学了,嫂子,这麽多年我从来没告诉他我还有一哥,主要是…」月秀忙道。

  「我都知道,你也不容易,要不是实在没办法,我也不会来找你。」杨大妹走後,月秀一个人没事开始打量起房间,城里人房子就是考究啊,虽说没有自家的大,但那些电器月秀可是从来没有见过,月秀正在看着面前的大背头,房门被打开了,走进一个身材修长的少年。

  对家里有个陌生人明显没有准备的少年,愣了一下:「你是什麽人?我妈妈呢?」月秀看着面前的少年忽然显得非常的激动,连忙走上前:「我是…」还没说出口,少年就道:「噢,你是我妈请的钟点工吧,那你怎麽站着不干了活啊,我饿了,给我做点吃的。」月秀本想说什麽,可猛然想起了当年的约定,便把话咽了下去。

  「你怎麽还站着,冰箱里有速冻食品,快点给我弄一点,我饿死了。」说完往房间走去。

  月秀打开冰箱,拿出一盒速冻饺子,烧好了端着往房间走去。

  「你刚从乡下上来吧?」

  月秀支吾地答应着。

  「怪不得了,笨手笨脚的,你先出去擦擦灰,我吃完了叫你来收拾。好了,你可以出去了,怎麽还傻站着。」月秀往门外走。

  「我妈上哪了?」

  「她去买菜了」说完离开了房间,心里有股说不出的难过,如果她回头就会看见少年盯着她屁股的双眼。

  「我吃完了,你来把碗拿走」少年在房间里叫喊。

  月秀走进房间,少年背对着她坐在电脑面前。月秀走到他身边,被看到的吓了一跳。电脑屏幕上赫然是一对赤裸的男女在做爱。而少年则边看着片子一边手淫。

  发现月秀惊讶的表情,少年拿下了耳机:「怎麽?害怕了,这又有什麽好大惊小怪的。」「你这麽小,怎麽看这种片子啊?」

  「小,我都念高 中了,在国外人家做都做过了。」「被你妈妈知道怎麽办,你快别看了。」月秀收拾起碗筷想往外走。

  「100块怎麽样?」

  月秀回过头「你说什麽?」

  少年站起来向月秀走过来,已经勃起的肉棒一抖一抖地刺激着月秀的眼睛:

  「我给你100块,怎麽样?」

  「什麽100块?」

  「你还真是土,我说我给你100块和你玩一次。」玉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面前的男孩,分明还是稚气未脱,但是怎麽却…「怎麽了?嫌少,好吧,看你长得不错,我就在多给你100,怎麽样?」月秀现在已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一巴掌打去:「畜生。」少年被打得一愣,随即恼怒地叫道:「你他妈的敢打我!」扑上去,将月秀按在地上左右开弓打了几个耳光,「你当自己什麽人,一个乡巴佬,我看得上你才和你玩,你还敢打我,抽死你!」月秀被打得不知所措,只好用手护住自己的脸,开始手臂上被少年打得啪啪响,可过了会儿少年似乎停止了动作,月秀放开双手,看见少年坐在自己身上正色咪咪地看着自己,低头一看,原来刚才地挣扎把自己的衣服扣子弄开了几个。

  「你奶子还真大啊!」看着藏在小背心下面的一对大奶子,少年说道,「虽然比我妈土了点,不过你还是很不错的。」少年动手撩起小背心,抓住拿对丰满的奶子使劲地揉搓起来。

  「你快放开我,快放开我啊,你,你不要啊!」月秀开始拚命地挣扎,可是身体被少年压住了,只好用手去拉少年的两只手。

  少年脱下了自己的汗衫,拉住她的两只手,用汗衫将她的手紮了以来。紮好了,少年倒不急了,开始动手脱月秀的裤子,尽管月秀拚命地挣扎反抗,但这只是增加了少年的麻烦而已,月秀的裤子还是被脱了下来。

  「嘿嘿,你们乡下人不是穿平脚裤的嘛!」月秀穿的内裤是老公杨保德在城里买的。这条小小的内裤自然难不住少年,少年从裤兜里拿出一把小剪刀。月秀的小内裤被分成了两片,被分成两片的内裤自然不能再做遮羞之用了。「好啊,不错,你一点都没有小肚子嘛,我的眼光果然不错,虽然你年纪大了点,但你比那些发廊里的好多了。」少年站起来开始脱裤子,月秀想站起来,可是手被绑住,很难马上站起来,少年脱下裤子,关上房门。

  「不,不要,小风,我是你妈。」

  「你说什麽,你是我什麽?」

  月秀这才意识到说了不该说的,连忙说道:「我说我是你妈的朋友,你不可以。」月秀本以为这样说可以让杨小风不再做出更荒唐的事情。可是完全出乎月秀的意料,杨小风一笑:「我早就猜到了,我家里从来不清钟点工的,你是我妈乡下的朋友吧,是来向我妈借钱的吧,我妈从来不跟我说她家里的事情,好像是我爸不喜欢,也是,再外面养个女人自然不希望有很多麻烦,你跟我说说我妈家里的事情怎麽样,比如说我外婆外公还有舅舅什麽的,这些亲戚我应该有吧。」「有的,小风你把我放开我都告诉你。」月秀认为自己的危机已经过去,心中舒了口气。

  可是,杨小风一笑:「放开你,事情还没完怎麽放开你。」说着扶着肉棒熟练地插进了月秀的肉洞里。

  当月秀意识到自己已被插入的时候,杨小风已经开始抽插了,完全不似18岁少年的生涩,杨小风非常自如地抽动着,没有少年人的狂乱,一下一下地有节奏地运动着自己的腰部。

  「嗯,不算很松,你这个年纪能有这个紧度很不错嘛!你老公不常操你啊,那我就来代劳了,哈哈!」月秀突然开始疯狂地扭动身子试图反抗,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的:「你快下来啊!不能啊!我,我是你妈啊!」月秀又一次说出了这句话。

  杨小风笑了:「哈哈,你是我妈,好啊,我就喜欢操我妈,妈,儿子操得你爽不爽啊,哈哈!」说这故意用力地顶了几下。杨小风凑道月秀耳边道:「你如果想要我下来,说是我舅妈或者阿姨说不定我还比较相信,你怎麽这麽笨说是我妈呢?」月秀不知道再说什麽好,她知道现在一切都晚了,杨小风根本不会再相信她的话了!老天啊,自己做了什麽孽啊!月秀不知道杨小风什麽时候结束的,她只听见杨小风说:「快把衣服穿好,我妈大概就快回来了。」说着从兜里拿出200元放在床上。

  「今天真实舒服,你比那些烂货好多了。现在可以跟我说说我妈家里的事情吗。」杨笑风拉了一把椅子做再月秀面前。

  月秀看着杨小风,多秀气的一张脸,不知道的人谁敢相信就在刚才这个秀气的少年竟然狂肏了自己。月秀穿上衣服打了杨小风一巴掌跑了出去。

  回到家里,月秀尽量装着没事发生,决不能上丈夫知道啊。杨保德见月秀回来了,急忙问道:「秀,见到咱儿子了吗?现在他咋样?我估摸着一定错不了,在城里嘛,一定错不了,你快跟我说说啊。」「他很好,个子高高的,你就放心吧!」

  「嗯,我就知道吗,秀,看来当初咱把自己儿子冒充大妹的儿子还真是对的唉,要是那孩子没丢我也会好好待他的。」「他就是再好,也不会把你当爹,把我当妈的。」月秀说道。

  「当爹妈的知道自己孩子好不就行了,我没本事,跟着我一辈子只能呆在这穷地方,现在他能进城我也算对得起他了,啊呀,你有机会再去一次,记得带张他的相片回来,我就能天天看见他了。」晚上,月秀始终睡不着,自己当初把儿子送进了城到底是对还是错,不管是对是错,至少在这件事情上他们是对不起一个人的,那就是大妹真正的儿子,一个现在不知道是死是活的少年。看来人不能做亏心事,不是不报,时辰未到,今天自己不就遭报应了吗。月秀想着想着,不仅又对大妹生起气来,她怎麽把孩子带成那样呢。

  第二天一早,月秀正在院子里干活,一男一女走了进来。月秀抬头一看正是杨大妹和杨小风。

  「嫂子,昨天实在是小风这小畜生太荒唐了,我都知道了,我狠狠地教训了他。」月秀脑子嗡地一下,难道他对大妹说了昨天的事情,想着看向一边的杨小风。

  杨小风见月秀惊恐的神色,知道她想什麽,就说道:「舅妈是在对不起,我昨天不应该把你当钟点工,叫你给我做东西吃。」听了这话月秀的心才放下。

  「嫂子,我哥在屋里是吗?我去看看他。」然後转身对杨小风道:「我平时实在太宠你了,你们老师说要你们多参加劳动,今天正好你帮你舅妈好好干活,也算向你舅妈道歉。」当杨大妹走进屋里後,两人站在院子里,气氛似乎很尴尬。

  「舅妈,我,你能原谅我吗?」说着一下子跪了下来。

  月秀没料到杨小风会这样:「你快起来,会让你妈看见的。」「舅妈,你不原谅我,我就不起来。」杨小风仍旧跪着。月秀怕被出来的大妹看见不好说,一急之下就往屋後的杂房跑去。

  杨小风跟了进来。「你跟着我干嘛」月秀看见杨小风跟了进来。

  「我求舅妈原谅我!」说这使劲地打自己的耳光。杨小风使劲还真大,几下脸颊上已经通红了。

  月秀急忙拉住他的手:「你,别打了,你犯傻啊!」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月秀心疼了。

  「舅妈,我昨天对你那样,我想不出还能怎麽办了,舅妈,你要不狠狠打我吧。」「打你,不该做都已经做了,打你又有什麽用?」「那舅妈你原谅我了,谢谢舅妈!」杨小风高兴地站了起来,「舅妈,你说吧,要我帮你干什麽?」「能干什麽,我现在快要做饭了,你去帮我生火好了,不过你会嘛?」「开玩笑,生火这种小事我杨小风能不会。」说完就往外走。

  月秀也不说话,自己也去洗菜,洗完了拿着走进厨房,一看杨小风,月秀忍不住了,乐得笑了出来,原来杨小风生不来农村的灶,看见电影里要吹的,就学着去吹,结果吹了自己一脸的灰,他又一抹,好,成了大花脸了。

  月秀一边乐一边道:「好了好了,我就说你们这些城里大少爷做不来的,好了,我来吧。」杨小风在一边看着月秀生火做饭,忽然道:「舅妈,这个你拿着。」月秀一看,杨小风手里拿着500元钱,原本的笑容一下就没有了:「你,你给我这做啥?」知道月秀生气的杨小风急忙道:「舅妈,你别误会,我知道舅舅现在躺在床上,你现在需要钱,我现在只有这些钱,我想钱虽然不多,但是也能帮上一点忙的。」月秀上前用手抹去杨小风脸上的黑灰:「小风,你现在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可你昨天怎麽就…我看都是大妹不好,你才会……」杨小风忽然呛道:「舅妈,不要在我面前说我妈的坏话,妈妈对我很好,这世上妈妈对我是最好的,是那些只要钱的女人让我变成这样的,平常的那些女人我拿出100块她们就同意了,她们能有钱就行了。」月秀没想到杨小风这麽维护大妹,心里不由得有股酸酸的感觉。冲口而出:

  「大妹还不是一样为了钱做别人的二奶。」

  月秀不知道这句话触犯了杨小风的禁忌,怒火在杨小风心中急速地升腾,双拳已经握紧了,但是杨小风还是忍住了。

  「舅妈,这也就是你,要是换了别人这麽说,我就要打人了,不过你以後也不要再我面这麽说了。等我有能力了,我一定会带妈妈离开那个老东西的。」月秀没想到杨小风会这样,不知道说什麽好,一时间气氛显得很尴尬,月秀又闷头做饭。良久,杨小风忽然说道:「舅妈,你以後就打算这样过一辈子?」月秀抬起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杨小风又说道:「舅妈也和妈妈的命苦啊,你还这麽年轻,可惜我没有能力,等我有了,我带你进城和我们一起过,舅妈好吗?」吃过晚饭,大妹和杨小风就走了,月秀还在想着扬小风的话:「等我有了能力,我带你进城和我们一起过。」想着想着月秀不禁笑了出来。想到杨小风说暑假要来这里,心里又开始期盼那天的来临。

  长途客车上,杨小风看着窗外:「妈,舅舅不会好了吧?」没等杨大妹说话,杨小风接着道:「舅妈就这样过下半辈子了吗?」「小风你到底想说什麽?」「妈,如果那一天那个老头子不要你了,你想过怎麽办吗?」杨大妹沉默了,良久。「妈妈不是还有你吗,再说了,你认为妈妈已经老了吗?」杨小风一笑:「不,妈妈,你当然不老,你非常漂亮,如果我不是儿子,我也会被你迷住的。」杨大妹笑着打了杨小风一下:「胡说八道!」

  杨小风接着说道:「可是妈妈,舅妈就比你惨多了,她的男人已经再也不能要她了。」

        字节数:10767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