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李族之长
李族之长

六月的蜀中,闷热的让人窒息,即使是夜晚,这种窒息也没有丝毫的减弱,特别是,当你被绑在柱子上的时候。

  刚刚醒来,感觉到四周几十双眼睛盯着我,都是一种能够杀人的眼神。头好痛,终于想起晕倒之前,我正在和那个可爱的人做着可爱的事,想到这儿,我在几十双眼睛面前,可耻的硬了。

  我叫李纯阳,是这个家族中众多子女中不起眼的一个,属于如果某天突然的消失也不会有人注意的那种。或许是第一次被家族里的人关注,我的脸上竟然有一丝的红晕,虽然事后我一直否认是害羞,而是火把烤的厉害,毕竟像我这么无耻的人会脸红是很丢脸的事情,特别是在这个无耻的家族里。

  「纯阳,你居然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你怎么解释!」说话的是一个老头子,我的二叔,也是现任的族长。说实话,我做的事情放到外面的确是天理不容的事情,但在这个家里,我觉得根本不算什么。

  「我做了什么?只不过是操了你的宝贝女儿,我的堂姐,她是自愿的,我也是自愿的,这好像并不违反族规的。」

  「是的,这不违反族规,可是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们一下!」说话的是我的姑姑,老爸死的早,我是姑姑一手带大的。

  「有什么好说的?操就操了,你们还想怎么样?」懒得和这群老家伙解释,但我实在想不通到底哪点做错了。

  「你不会不知道吧,晴儿和你搞在一起的时候是第一次。」晴儿是堂姐的名字。

  「那又如何,我也是第一次。」我还是觉得自己很冤枉。

  「什么?你也是第一次!你第一次竟然……」姑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确实,在这个家族里,二十 二 岁才刚刚摆脱处男之身确实是很匪夷所思的事情。不过没办法,谁让我太不起眼,连最下等的侍女也不愿意跟我打友谊炮。 

  「好了,你现在把事情原原本本的给我说出来,说不定能饶过你这一次。」小妹倩儿给二叔搬来了一张椅子,悄悄的向我眨着眼睛。

  ************

  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作为长子嫡孙,我本来应该有着皇子般的待遇,但因为老爹在死的太早,我更是从记事起就没见过那生出我的老娘,所以一直未受重视,加上功夫、长相、才学都平庸无奇,所以从未有人注意过我。

  那天我在河边洗澡,忽然听到水边有哭泣的声音。

  「谁在那里?」我壮着胆子走过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这种感觉很不好,大白天遇到鬼。

  「是阳弟吗?快来帮帮我!」原来是堂姐李纯情。

  「姐姐,你在哪?」我还是没有发现姐姐的身影。

  「我在水边啊!」堂姐略带哭腔的声音让我感觉到毛骨悚然。

  「为什么我看不见你?」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早醒来就这样了。」不用想,肯定是乱吃药搞的。我们李家每个人都求仙炼丹,仙药没炼出来,春药、毒药却炼出来一堆。说起来也是胆大,什么东西都往嘴里送,结果搞得许多人都英年早逝,我那死鬼老爹就是这么消失的,死的连渣都不剩。

  现在堂姐是透明的,也就是说根本看不到,从理论上来说,纯粹的精神体才能做到,但我相信堂姐还没有这个本事,那么只能剩下一种可能性了,她的身体会随着周围的颜色而变化,俗称的「变色」。

  对于变色,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只要她接触过的东西,都会跟她一样具有变色的属性,也就是全部都是隐身状态。

  「我该怎么做?」我真的没有碰到这么棘手的问题。

  「你脱了裤子,往前走三步。」我只能照着堂姐说的做。

  「好,头往下一点,不对,再往上……嗯……就是这儿,用力的舔,用牙齿咬……噢……」

  我照着堂姐说的做,嘴里咬到的软软的,还透着一股香气,肯定是晴儿的乳房啦。堂姐的乳房细腻,一小粒的乳头也是少女般的坚挺。

  「好了……你下面的棒棒往前一点……」

  「但是它还没有硬起来。」我看着自己的小弟弟,一副半软不硬的状态,其实已经是难为它了,对着空气要是还能硬起来,我就是淫神了。

  「那你别动。」

  突然间,我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进入了一个温暖的腔道,应该是堂姐的小嘴了。说实话,堂姐的小嘴长得很性感,不是烈焰红唇的那种,但却充满了青春的气息。

  「噢……再快点……啊……你竟然玩深喉……」堂姐的口技真的没话说,瞬间我的下面已经是一柱擎天了。

  「好了,你躺下把。」

  我依照表姐的吩咐,躺在水边的沙地上。

  虽然看不到,但触觉却是真实存在的,堂姐的小嫩屄已经在我的肉棒上来回的滑动。

  「啊……果然还是棒棒好……」看来堂姐之前已经被憋了好久,还没进去就已经有了一个小小的高潮。随着她的高潮,她那穿着绣花鞋的小脚慢慢的显现出来,这是药效褪去的证明,但仅仅露出了小脚,看来需要很多次才能解决问题,但麻烦是,这种程度的刺激,会越来越弱,堂姐也会越来越难以高潮,手头又没有皮鞭、绳索等工具,就算玩捆绑、滴蜡、灌肠等高难度动作也玩不起来。

  显然,堂姐也想到了这点,「这样磨要多久啊?看来只能进去了,你忍住啊,小弟!」这话听起来真的好诡异,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说忍住,好像角色反了。然而这句话从堂姐嘴里说出,就显得理所当然,因为堂姐是家族的圣女。

  根据不知道哪个变态族长开始订立的族规,每届族长的任命并不是靠推举或指定出来的,而是能够进入圣女身体的男人才是族长。圣女的培育也很简单,在刚出生时就喂食一种家族的秘制药,所有的都喂,但只有能够锁阴的才是圣女。

  说来也奇怪,每次圣女都只有一位,可能是体质问题吧。堂姐就是这一辈的圣女,在堂姐十 六 岁的时候,族里几乎所有的男性生物都在堂姐的阴道口尝试着进入,但没有一个成功的,包括现任族长,我那个二叔。曾经有一位堂兄与堂姐要好,试图帮助堂姐打破这种禁制,当然,更重要的是为了族长之位。不知道那位堂兄用了什么办法,竟然把钨钢做成肉棒的形状,套在他鸡鸡的前面,按说这个史上最坚硬的安全套的庇护之下,应该能够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但悲剧发生了。钨钢是深入到了堂姐的体内,也确实接触到了那薄薄的肉膜,但眼看要成功的一刹那,硬度在世上数一数二的钨钢,竟然被堂姐的小嫩屄夹扁了!当然,里面的肉棒也是一样。从此以后,没有任何人敢碰堂姐。在这个淫乱的家族里,看着比自己小的妹妹都可以日日宣淫,而自己却只能是看着,堂姐的郁闷可想而知。

  于是堂姐就拼命的炼丹,无论什么乱七八糟的药都往嘴里送,结果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晴姐姐,我还是处男啊,你饶了我吧。啊!!」我本以为堂姐只是做做虚假的性游戏,没想到她竟然想要干我!我只能拼命的大叫。

  「哈,你尽管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理你的!」干啊,这婊子铁了心要搞我,我倒是无所谓,可是我那从未开过荤的弟弟要怎么办啊。我拼命的挣扎,可是堂姐的功夫比我好太多,我根本没有办法,看来只能这样了。我转过头,对着沙滩默默的流着眼泪。

  「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看我不再挣扎,堂姐有了一丝不忍,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发,嘴唇在我的额头上亲吻。负责,负责你妹啊,我鸡鸡马上就要没了,你拿什么来负责?你负的起吗?但实力摆在那,也只能够任她施为了。忽然,我想起了一位先贤的名言:生活就像被强 奸,如果不能反抗,那就闭上眼睛享受把。反斗都保不住弟弟了,索性我双手向上,找到应该是乳房的位置,大力的揉捏着堂姐的奶子。

  「噢……弟弟你好厉害……哦……」堂姐又开始发骚了,胯下的淫水也把我的肉棒打湿了,说也奇怪,人在恐惧的时候应该是硬不起来的,但偏偏的我的弟弟仍然一柱擎天,是你自己找死,别了,我的鸡鸡。

  「我要来了哦,小弟!」堂姐呻吟着,对准了我的小弟,用力的往下坐着。

  疼,除了疼还是疼,我想处女开苞的疼痛也不过如此吧,如果形容起来,就像是你走在大街上,突然迎面走来壮汉,对着你下面就是一脚,噢,不,是一直的踢。根据医道来说,人在极致痛苦的时候,会自然的失去知觉来保护身体,但为什么我却还是如此的清醒?为什么他妈的我还不晕啊!我晕,我再晕……大约过了有十秒钟的时间,但我觉得自己像是过了一年,「进、去、了、多、少……」我咬着牙拼命的从嘴里挤出这句话。

  「噢……阳弟你好厉害……已经进去了好长了,有半寸了……」妈的,半寸连头都还没进去已经疼成这样了,要是全进去那我的命还在吗?算了,豁出去了,我把心一横,从衣服兜里拿出了自己炼的丹药,一半塞到我的嘴里,一半塞到表姐的嘴里,死马就当活马医吧。我因为在家族里不受重视,所以没有堂姐那么多材料来炼丹,只能用他们用剩下的余料来搞,所以一共也就炼了这么多,我炼的叫回梦丹,是我自己起的名字,作用就是让服药者产生幻觉,借此来摆脱现实的痛苦,说白了就是一种幻药,我平时也经常吃这种药,但从来没吃这么多过,因为药性太强了。然而,百试百灵的丹药,在这次居然神奇的失效了!想想也是,连这样的剧痛我都能够保持清醒,这幻药虽然霸道,但总归是有些限度的。

  当我仍在心里盘算是去哪个皇宫做总管的时候,奇迹出现了!

  堂姐本来紧闭的阴户,竟然慢慢的松了下来!我腰杆一挺,小弟长枪直入,顺利的插入到堂姐的阴道中,随着堂姐的一声呻吟,我突破了哪个守护她二十三年的肉膜,让她第一次享受到了男女之乐。而我,也在这个时候一泄如注。别笑话我,处男能坚挺这么久已经不容易了,何况……堂姐的小屄实在是太舒服了!

  堂姐的阴道就像是一张小嘴,两旁的褶皱挤压着我稚嫩的小弟,在突破处女膜的一刻,竟然从里面产生出了一股吸力,把我的小弟爽的不知东南西北。

  看来是回梦丹起效果了,但是回梦丹只是幻药啊,想来想去,只能说是我运气好到爆,或者说,是我的小弟运气好。

  随着我的一泄如注,堂姐竟然也高潮了,随着她的高潮,她的身体也慢慢的显现出来。堂姐真的很美:翠绿色衣裙,高高挽起的秀发,迷离的眼神,粉红的双颊,诱人犯罪的美乳,让我真的好想再来一炮,但这该死的幻药这个时候却起效了,让我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

  「我醒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了,还有什么要问的吗?至于那狗屁的族长之位,你还没死透,我也没兴趣。」二叔的脸色阴沉,花白的胡须一动一动的,看来是极力克制的表现,也难怪,女儿的初夜没了,族长之位也要没了。

  「哈哈!这就是命啊!」二叔仰天大笑,突然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倒地不起。

  这事情实在太突然了,突然到所有人都愣在了当场。按说二叔处于绝对的强势地位,搞死我像捏死一个蚂蚁一样简单,这么多年的族长生涯也让他见识了许许多多的大风大浪,居然连这点打击都受不了,真的说不通,难道是因为……我又回想起自己的那个空间的事情,我猛然间对事情的脉络有了大概的印象。

  「啊!!」正当我回忆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剧痛,妈的,我的弟弟着火了!

  原来大家都愣在当场,不知道哪个家伙手里的火把没拿住,倒下来正好落在了我的弟弟上。

  「赶快救人!」姑姑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一边把我从柱子上解下来,一边扑灭我弟弟上的火苗。幸好姑姑反应快,只是烧掉了一些毛,要不然我的小弟弟就要报销了。

  忽然,周围的人又都不动了,包括双手正握着我肉棒的堂妹倩儿。今天晚上,所有的人都不正常了,虽然一直也都不怎么正常。家里所有人都退后,跪下来,高声的呼喊:「参见李纯阳族长!」而所有的女性都跪走到我的面前,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盯着我的肉棒,将它含在嘴里,然后退下,根据族规记载,这是族长继任仪式。

  我定定的站在那,只剩下胯下的小弟弟在一抖一抖的迎风而立,骄傲的昂起它的肉头。我低头一看,原来是这样:在我的弟弟上,出现了一个特殊的符号,是它——火之印记,族长之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