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回忆那位姐姐
回忆那位姐姐

那是两三年前吧,当时我还在沉迷一款大型网络游戏。和我的妹纸一起把小号加入了一个休闲小公会。

  当时这个公会非常的落后,非常需要开荒型的人才。我和我的妹纸都属于那种很适合开荒的选手,一进入公会,就成为了绝对的主力,并且,我开始担任开荒团队的指挥官。在那里我认识了许多的好朋友,那是我最难忘的一段时光。故事的主角,是公会的会长,是一名已婚的姐姐。

  当时只知道我的妹子和这位女会长关系很好很好,是一对无话不说的好姐们,俨然成了一对闺蜜。

  有一天,我上了妹子的号,因为一时恶作剧的心思,我没有声明是我上的,而是扮演了她的身份。因此发现了俩人的小秘密……不一会儿,会长姐姐就M过来:「你把你老公那段小说改写的真厉害啊……姐姐看完了兴奋死了。」(我当时参考游戏,以公会人物为基础写了一部同人故事,在公会论坛连载)

  我当时一愣,回复:「是嘛……哈哈,姐姐喜欢就好。」接着两个人就开始攀谈起来,我发现,原来我的妹子和会长姐姐的私聊尺度相当的大,都是女性的私密话题,而且「性」的味道也很重。

  这段事情,我事后没敢告诉妹子,幸好也没有露陷。会长姐姐对我的印象一直不错,我们的思想距离很近,对很多看法都相同。不过感觉是因为我给公会带来了巨大的帮助,她才特意接近对我好的。

  在那之后,却忍不住偶尔去偷偷翻阅我妹子和她的对话,自己也知道不对,但是却停不下来了,像吸食毒品一样上瘾,窥探会长姐姐的隐私让我不能自拔。

  偶尔私自客串一下我妹子的账号,上去和她去说「悄悄话」。

  造化弄人。大约半年以后,我和妹子分手了。她很快离开了公会,并以自己强大的实力成为了整个服务器数一数二的女玩家。而我,还在那个小公会,每周组织一群装备意识都不合格的业余玩家一边又一遍的开荒,灭团,灭团,开荒……如此往复。

  大概是因为对妹子的背叛感到心寒吧?会长姐姐跟我走得更近了,经常和我聊天,聊她们两个人以前的时光,偶尔也聊聊生活琐事。聊天时知道,她老公不怎么关心她和家庭,很少回来,就是回来也是带着哥们,喝醉了睡觉。

  不知道这算不算趁虚而入,在几次深夜的谈话之后,会长姐姐邀请我进京去玩。说「请我吃饭,见一见谈谈心。」

  提前并没有想太多,也没想过一次就成功。既然有姐姐邀请我,哪怕就当是去北京玩一圈也好。

  结果,闹了笑话。我们见面之后,吃完了饭,然后才想起来帮我找住处,居然狗血地发现,我没带身份证!

  没带身份证自然不能在酒店登记,于是她开车带我离开北京一直跑回家里,拿了身份证又折回北京。再回到北京已经是晚饭时间了,我请她吃了饭,因为两人都喝了一点啤酒,因此我没让她开车回去,她意思了一下,也没再强硬拒绝,就这么住下来了。

  因为我知道她有腰疼的毛病,我看她坐着的时候,就一直揉腰部,于是开口帮她按摩。我其实不认为我那点皮毛都不算的按摩技术能有多好,但她似乎很享受。不过事后她跟我说,光是我下手按她的时候,她就受不了了。虽然没特意练过,但是似乎我的力度是正好能让人high起来的。

  当她第三次让我「再向下」一点儿的时候,我知道她比我还着急期待后面的故事。

  虽然以前有过几个妹子,但这毕竟是第一次明目张胆的偷情,我也非常的兴奋。像很多女性一样,她对耳朵和脖子几乎没有抵抗能力。

  可能是成熟女性进入状态比较快吧,在「口舌技巧」攻击下,没两分钟她就崩溃了,动作变得主动了许多。

  接吻之后,我很细致地用舌尖在她全身上下游走了几遍。这只有在我遇到特别特别喜欢的女孩子才会这么做,真的,如果是一般的女生,装也很难装出来。

  她是短发,模样说不上特别漂亮,但是看起来非常文静。不太高,也就一米六可能还差一点,肤色不是很白,但还算健康,对,小麦色。胸部不大,但乳头比较大,深褐色的。

  她习惯素颜,不化妆,不过体香很好闻,是一种类似麦香的感觉。除了嘴唇,舌头,脖子,耳朵,我把她的腋窝,肚脐,乳房侧面,也都详细地「搜刮」了一遍。

  她那中性的声线叫床很好听,这个时候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我事后很担心那家酒店的隔音状况。呵呵。

  来到下半身「野草原」的时候,她已经洪水泛滥,泥泞一片了。她说:「我这是怎么了啊,好就没有这么湿透过了。怎么这么多水啊。」「缺乏爱呗」我在心里默默吐槽。

  舌尖往上一点,她就泄洪了。连我都没想到,以前只在动画片里才能看到的剧情,一碰就高潮。

  不过在那之后我就没再为她做口交,以后也是,因为只要她在第一次高潮之后,她就会有轻微的失禁,真的。我再怎么眼拙也能看出来,浅黄色的透明液体那不会是淫水,何况还有味道……

  不知道看到这里会不会有的人会笑,不过这些都是真的,虽然现在已经分开了,但我还是很尊重她,我手里还握有一些她的照片,聊天记录,如果我真的想再占有她,以此威胁她就是了,可我不想那么做。做人,总还是要为自己为别人留一点点空间的好,就当是积德吧。

  因为我当时也是有些玩心,在她高潮之后,我马上把舌头换成了手,揉搓她的阴蒂,很快又到了。她示意我可以用手指放进去,依然到的很快,当我们开始做的时候,她已经到了7次高潮。

  这一次经历真是挺长见识的,因为她让我看见了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看到高潮失禁真人版,第一次看到潮吹真人版(尽管没有日本片里那么夸张,跟水枪一样),第一次见到连续高潮如此之快的女人(我以前的女朋友都是高潮一波流的,一次就得歇了。)

  这么一来都折腾了有一个小时吧,可能还不止。当我开始进入的时候,她居然还有体力,我到现在也搞不懂,那么大的体力支出,她是怎么会还有劲头做爱的……

  她的阴毛也不多,只有阴部上面一点。到阴蒂附近,再往下就没有了。阴唇的颜色也不深(因为事先知道她在婚前和许多男朋友都做过,次数很多),只比她小麦色的皮肤稍微暗一点。

  当我插入的时候,她发出了非常满意的呻吟。我的小弟弟比较粗,说是粗吧,到不如说是「大头」比较贴切。因此撑开以及回刮的快感应该是很强的,我自己这么推测。

  她的阴道并不是特别紧凑,但是肉感、触感、很不错。而且她很会叫床,听着让人感觉很有成就感。并且她是那种非常会享受,并且追求享受快感的人,不会只是「躺着让人干」,叫两声以表示自己还算「敬业」。比如我插入的角度不对,她会立刻纠正我。或者速度需要调整,她也要纠正。是个对快感一点也不马虎的人。

  在正常的男上女下体位我还没有多明显的感觉,当后来换成背后「小狗式」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她强烈的快感和高潮的震动。有一次她甚至因为受不了高潮后短暂的过度敏感而向前逃开了……让我有点哭笑不得……然后回过头来用很嗲的声音对我说:「我又高潮了,你让我喘口气嘛,敏感得受不了了……」事后这几年,这一幕也经常被我想起来。平时那位威风凛凛,敢作敢为,大气凛然的会长姐姐的这一面,竟然如此销魂蚀骨。

  在她第十三次(包括前戏的总计)高潮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要爆发了,做着最后的冲刺并打算在最后瞬间抽出来。这时候她做了个让我惊爆眼球的事儿。双腿一盘,用手死死按住我的腰,并且活动着自己的腰肢在吸吮我的「小脑袋。」几秒以后,我崩溃……

  在后来的一两年里,我们又先后约会了几次,不过后来随着她和她丈夫的婚姻崩溃,她也逐渐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她不是我的第一个女性,却是最让我难忘的一个。

  第一次见到潮吹,第一次见到失禁,第一次见到跟男人特主动做动作摆动腰肢的女人。一个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女人……如果她还在某处为生计和家庭奔波,我希望,她一切安好。

  字节数:6186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