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淫女
小淫女

丽华今年22岁,私生富家女,住在市郊的一顿单独别墅。从来没见过自己的母亲,听说她是个妓女,完全是因为钱生下她,父亲是台湾有钱富商,也没见过,只是时不时邮给她一笔不菲的生活费,以防她去打扰他的生活。将她带大并和她住在一起的是一个叫钱伯的老管家,今年50多岁了,管理着她的生活起居和别墅里其他的十几号奴仆。

  在学校的同学们几乎都对她很羡慕,有钱,漂亮,比同年龄女孩子更玲珑的身材,虽然因为身体不好的关系总会请假,但听说她毕业以后就要出国了,所以学习什么也不是很重要的问题。可惜,他们都不知道,在这个光鲜的少女身后,有着一个多么肮脏的秘密。

  明天开始就是两个月的寒假了,丽华一出校门就看到她家的私车正停在学校门口,无视同学们嫉妒的眼神,她迅速的坐上车。司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大汉,黝黑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这次去哪?”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期待。“放心吧小姐,主人这次给您安排了一个很好的地方,对了,箱子里是您的必备行李,您快点准备一下吧。”说着话,他将车调转头,向郊外开去。

  丽华打量着旁边座位的一个大型的行李箱,这个箱子都可以将娇小的她装进去了,据说这还是假期旅行中十个箱子之一,而且看情况蛮重的,应该装了不少的东西,这让她下腹部不禁涌出一股热流,用力的捏了捏自己不差不多小西瓜般大的两个奶子,感觉着两个已经很硬的奶头在自己的手心跳动,“恩……”她忍不住呻吟出来。“贱货!”司机鄙夷的看着后视镜里丽华的样子,心底暗骂一声。

  大概半个小时后,天色暗了下来,周围的车也变得很少,丽华兴奋的打开了行李箱。只见里面密密麻麻的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性具,皮鞭、蜡烛一应俱全,甚至还有针灸用的一大盒银针,150ml和20ml的针筒还有各种颜色的药水、药丸。最上面的,是一件跟丽华夏天样式的校服,只是材质换成纱的,十分的薄透,而且下摆很短,以丽华的胸围来说,只能刚刚遮住她的两个奶头,下身是一条几乎仅仅的一条布的“小裙子”,估计如果穿在身上只能遮住她一半的屁股,可就是这一身连妓女都不会穿的衣服,却让丽华十分的喜欢,她不顾外面已经仅仅6度的天气,迫不及待的把自己脱了个精光。虽然已经无数次的看过丽华的胴体,可司机还是忍不住举得下身一紧,不愧是主人从小培养的,丽华的身材是超级的好,丰满挺拔的奶子,纤细的小腰,窄翘的臀部,阴部的毛已经被永久的剔除了,可以一览无余的看到她的小蚌穴,再加上她一身细腻白滑的皮肤,而当她穿上这身衣服后,那淫荡的样子真想马上就把她蹂躏一番。

  “主人吩咐今晚要去见这次的客户,要你自己把药用够,而且要用奶水把上衣弄湿。”“主人真坏。”丽华娇声道,手上却是将刚穿好的衣服有解开来,仔细看来,她翘起的奶头上竟然紧紧的缠着透明的鱼线,刚刚用剪刀将鱼线剪断,一股白花花的奶水就涌了出来,丽华赶紧将衣服合上,再用力挤捏着自己的奶子,让挤出的奶水把上衣的前面全湿透了才罢手,这样,薄纱般的校服紧紧贴在胸口前,使两个突起的奶头越发的明显,那样子简直比不穿衣服还要诱人。做完这些的时候,丽华显然已经兴奋了,可她的任务还没完成,她颤抖的取出箱子里20ml的针筒,然后在各色的药水中挑选。“用红色!主人新研发的产品,能让你的敏感度提升3倍,主人吩咐了,奶头上的小心点注射,等等你的奶水可是还有用处的,不能被污染了。”司机漫无表情的转达,可他的话没说完,丽华似乎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将一整只药水全吸入针筒里,“那……”他本想提醒她只要注射一半就可以了,太多的话药效会增倍恐怕她会吃不消,可看着丽华淫荡的样子,他还是再没说话,反正这几天有她受的。将尖锐的针头刺进自己的敏感的奶头,丽华却似乎非常的享受,甚至当液体推完后还迟迟未拿出,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司机看她这样,故意的将车急转了一下,针头直接将丽华的奶头扎了个对穿,而丽华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哀怨的瞪了下司机,在注射另一个奶头和阴蒂的时候却更加的缓慢,硬是让司机转了好几次,多扎了自己敏感部位许多下,最后甚至忍不住在后座上取出箱子里的按摩棒让自己高潮了一次才平静下来。

  待他们到达目的地时,天已经完全黑了,那是一栋已经废弃多年的加工厂,现在工厂的二楼却隐约泛着灯光,还有许多人影在来回的走动。“我们到了,小姐,下车了!”司机将一双十寸高的高跟鞋扔在车门口,可丽华却伸出她粉嫩的小脚意思让司机给她穿上,可同时她湿漉漉的下体也完全展现在司机面前,这个大汉眼神变了变,嘴角却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小姐,你这样,不乖哦,主人吩咐了,如果你不乖,我就……”说着,他一把抓住丽华头发,将她拖到车边的柏油路面上,然后一只手抓住她纤细的两只胳膊,用一条红色的棉绳将两只胳膊紧紧束在丽华背后,最后他抓住丽华的大腿,手指用力的陷入丽华白皙的大腿肉里,轻易的就将丽华的双腿分成了一字马,令丽华双腿间的阴唇都分开了,露出女孩粉色的阴肉。“别动!”司机命令着,粗糙的手指伸进丽华的密洞里,用肮脏的指甲轻挖着丽华的软肉,顿时将她刚停止不久的淫液又引了出来。丽华开始扭动自己的身体,期盼的拱起自己的下身,可司机却依然没有随她的意。“小骚货,有你舒服的时候,以你的骚劲,一次一根鸡吧哪够呢!不过主人到的料到了,嘿嘿……”说着,他从车座下拿出一个装满白色物体的矿泉水瓶子,不用问也知道那一定的精液。将瓶口塞入丽华的洞口,然后将丽华整个人倒提起来,双腿夹紧瓶子,硬生生将一瓶子的东西全倒进了丽华的阴道中,再将一个有着巨大假阴茎塞入她的下体,并且将阴茎上连着的皮带紧紧的系在丽华的腰上,防止它滑落出来。当假阴茎的电源打开的时候,丽华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只能穿着几乎让她只能点着脚尖走路的鞋子,在摄氏仅5度的温度下几乎一丝不挂的,并且不时忍受的高潮一步步跟着司机向废旧的工厂走去。

  工厂的门口,停着一辆房车和五辆大型公交车和三辆小货车,而平时空荡荡的二楼早已人满为患。

  “钱伯,你们小姐是不是真的这么骚啊?”

  “可别叫她小姐,叫贱母狗还差不多。她何止骚啊,才19岁,已经被人被畜生日了不下几十万次,为了让更多男人操,她用药把奶子弄的又大又圆,操逼的时候边被操边喷奶,骚洞也花大价钱改造过,可以随意的操,那货阴道短,又喜欢大鸡巴的男人,所以差不多每次都可以操进她子宫,而且弹性特别的好,可以任意往里塞,有一次那货被马操的眼看子宫都要被撞烂了,还是活下来了,说白了,那骚货就是个被虐待狂,随便你们怎么玩都行,越是玩贱她她还越爽哈哈……”

  “好家伙,光听就硬的不行了,那骚货怎么这么慢,让我们这么多人等了这么久,来了一定把她干死……”

  “哎呦,别着急,我这次可是给大家安排了个好节目,这货刚放了暑假,我找了个好地方,可以让大伙爽爽的干她两个月,而且,告诉大家个秘密,老爷早就不想要这个贱货了,所以那骚货不是骚吗,我们干脆就把她彻底玩烂……”

  “太刺激了,真没关系吗?”一个大汉满脸期盼的说,这些男人,都是钱伯精挑细选的,不仅喜好女色,鸡巴超大,而且虐待女人的手段一流,有不少都是曾经有过玩死女人的经历。这一次破天荒可以随意玩弄却没任何后患的好事让他们摊上。

  “嘿嘿,没问题,老爷早就做了让那骚货出国的手续……为了让大家尽情玩,我可是准备了三车的玩具装备,这样大家才不会无聊嘛……”

  “太棒了……”

  在大家的喝彩声中,丽华终于出场了。刚开门进来,她不仅被眼前的人群吓到了,整个二楼满满的男人,有工人、货车司机、流浪汉甚至还有满身恶臭的乞丐,将近百十号人都露着胯下恐怖的阳具饥渴万分的看着自己。

  最让她佩服的是,这些人都十分的丑陋而且猥亵。他们有的年纪几乎已经是丽华的五倍,有的体积几乎是丽华的五倍,有的身高是丽华的一倍,有的身上肮脏的程度让人看了就作呕。可就是这些男人,却让丽华激动的又一阵发骚,淫水顺着大腿就流了下来。

  “大家看这骚货流骚水了,哈哈哈,就是贱……小姐,来晚了还不赶快过来……”钱伯这时走过来,毫不客气地把手放在丽华的乳房上抚摩,嘴里还说:“嘿嘿,小姐,你来迟了。嗯,你保养得挺好嘛,更有弹性了。”

  丽华敏感的乳房被抚摩,本来就挺拔的奶头更硬了。“别,别叫我小姐了。”

  “那叫你什么呢?”“恩,恩,贱货母狗,叫我贱货母狗……”

  所有男人都大笑起来,钱伯介绍说:“这就是你这假期的主人了,嘿嘿,够多了吧,一定让你这骚货吃的饱饱的,还不快向大家问好。”

  “是!”丽华点头应了声,便跪下去,一遍摇这还在流骚水的屁股,一遍揉着自己的大奶子,对着男人们说着:“主人们,我是丽华,喜欢被男人用任何下流方式奸淫我、虐待我,我愿意服从男人的任何命令,是又淫荡又下贱母狗,请主人尽量玩弄我吧。”

  钱伯拍了拍丽华的屁股说:“怎么样?没说错吧,她可是十足的骚货呢。好了,现在把衣服脱了,只留下鞋子,快点,骚货!”

  “是,主人。”丽华边说边开始脱衣服。扔到已经被奶水和淫水湿透的校服,丽华很快就脱得只剩十寸的高跟鞋了。男人们的目光在丽华身上游走,使得丽华脸微微有些红,而身体暴露的快感也使得丽华的淫穴开始分泌淫荡的汁水。男人们开始用下流的语言谈论这妓女般的淫荡的身体。“身材真好呢。”“屁股真挺,嘿嘿”“好大的奶子,可能真有E罩杯,乳头竟还是粉红色呢,嘿嘿,这对大奶子我喜欢。”“贱货母狗,别愣着了,先给主人们舔舔鸡吧,等你等的都快爆掉了……”

  丽华顺从的跪着,一手一只鸡巴用力的开始舔。钱伯一只手按着丽华的脑袋,一只手伸下去揉她奶子。其他的人都在七手八脚的揉她摸她,还轮不到的就在边上打着手枪,准备着随时上场。舔了一会儿就有个老头用手在扣她的阴道,用两根指头并在一起在阴道里面捅,没过多长时间,丽华就受不了了,开始哼哼,流了一大摊淫水。然后有人跪在她身后,用巨大的鸡巴磨她的阴道。丽华的阴道口挺窄的,那人就用鸡巴在上面来回磨,没几下龟头上沾了很多水显得特别亮。丽华的哼哼也越来越重。那人把她腿打开,腰向下按了按,这样子显得更淫荡,屁股高高的翘着,水流出来好多。

  插她嘴的人现在一只手揪着她的头发,一只手从后面捏着她的脖子,鸡巴来回在她嘴里抽插,丽华也不挣脱,张大嘴让他操。这时丽华的两只手也没闲着,纤细的手指分别在替两个男人撸鸡巴。

  “贱货,是不是想要鸡巴了?”“呜呜……想,要……要鸡巴……多多的鸡巴……”丽华几乎快神智不清了。“那就别愣着了,上来吧!”一个老头躺在地上肮脏的垫子上,巨大的鸡巴直直的立着,上面竟然还镶着九颗恐怖的镶珠,很难想象,丽华较小的身子坐上去估计子宫都要被顶传来,可是淫荡的她几乎一点都没考虑就拔开自己已经湿漉漉流着淫液的阴道口,直接坐了去,“哦……”丽华尖叫了一声,直感觉像有人把拳头深深的捅进了自己的身体里,甚至已经顶开了自己的子宫口。可还没等到她适应,小小的身体就被一把向前推到老头身上,一直巨大的肉棒直愣愣的戳进了她的菊花,并且两只手牢牢把住丽华的髋骨,开始前后大幅度的抽插。丽华只觉得身体都没填满了,想要尖叫可刚刚在插她嘴巴的男人又把鸡巴插进她的嘴巴里,并且不耐烦的按着她的头,大龟头直戳她柔软的喉咙。背后的人和前面的很快建立了默契,配合的非常好,丽华的身体随着两个鸡巴一起起伏,腰简直快要被摇断了,屁股传来啪啪的撞击声,雪白的肚皮一起一伏,肋骨的轮廓也隐约可见。前面插她嘴的人显然快要不行了,动作越来越快,然后鸡巴一挺,插到丽华的喉咙的地方,然后身体抖了一下,射了出来。等鸡巴软软的拔出来的时候,立刻第二根鸡巴就补上上去,丽华还没来及把精液吐出来马上就被插上根更粗的。

  跪在身后的人,开始玩起了深深浅浅的插法,粗长的鸡巴几乎把阴道的嫩肉都翻了起来,丽华很快就受不了了,哼哼的声音越来越大了,肚皮的起伏也更加剧烈,很快丽华身下的老头也达到了高潮,一声吼叫中射在丽华的阴道深处。然后,丽华被换了个姿势,躺在地上另一个老头的怀里,屁眼里已经被鸡巴填满了,两腿分开迎接阴道的第二根鸡巴。但她看见第二个人的鸡巴的个头时还是吓了一跳,几乎和丽华的纤细的手臂一样粗,而且至少有30公分长。丽华似乎害怕却又似乎兴奋的喊着:“啊……我,我会被他操死的。”那个男人的一点也不停顿,将丽华的腿直接架到肩膀上,摆好了姿势,一挺身粗长的鸡巴插进去了一半,那种感觉几乎让丽华晕厥了,从来没让这么粗的鸡巴操过。但男人只插进去一半就不再插了,慢慢的拔出来,然后再次深深的插进去,一下整根鸡巴全部插进去。丽华顿时感觉整个下身就麻了,甚至是子宫里面都感觉被塞满了。男人就用这种方式开始狂操丽华,整根拔出再整根插到底。在加上丽华的两个奶子也被身下的老头使劲捏着,嘴里也被一根鸡巴插,两个手甚至都没闲着,还在使劲的橹不知道是谁的鸡巴。琳 琳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被身边的男人使劲的操着,蹂躏着,把她带进了无尽的快感中。

  半个小时中,丽华已经泄出来五次,几乎是爽死了过去。又有两个男人射在了她的子宫和菊穴里,另外两个男人马上填补了空缺,他们将丽华双手绑在衡量上,娇小的身体悬在半空中,一个男人一边从后面狠狠的操着她的屁眼,一边将她的两条纤细的玉腿呈一字马的打开,让没有任何办法反抗的丽华整个阴户都赤裸裸的呈现在前面的男人面前。前面的男人是个阴狠的胖子,他狞笑着用手探下去,捏住了丽华的阴蒂来回的揉捏。本来丽华已经达到了高潮,这下更加忍受不了,大声的喊叫了起来。胖子问她:怎么样爽吗?丽华已经无法回答了,只好大声的哼哼并点头。胖子又问:想让主人们接着操你吗?丽华又点头。但胖子并不放过他,继续使劲捏她的阴蒂,并对她说:我要你亲口说,求求主人们操死你,说的时候还要来回摇摆屁股。丽华已经被弄的淫水流的腿上全是的了,只好一边摇摆屁股一边嗲声哀求男人们的操死她。终于胖子被挑逗的忍不住了,摆好了姿势,将鸡巴对准丽华的阴道整根插了进去。当深深的插进去的瞬间,丽华长吐了一口气再一次被送上了高潮。但这次高潮还没落下,就又被重新带到了新的高潮。就这样前后被抽插了将近二十分钟,两个人才分别射了精。

  男人们太多等的不耐烦了,干脆将丽华放了下来,丽华就被捏着两只奶头拉到破垫子上,一个男人仰面躺着,鸡巴高高的挑着。丽华一看就明白了,愉快的骑上去,用自己的阴道套上他的粗鸡巴。然后身体下面的男人托着丽华的乳根处,将丽华一起一伏的托着。这个姿势丽华感觉那根鸡巴插的特别深,几乎顶到子宫顶了。丽华很快被弄到了状态,主动的上下的耸动。这时有人将她的上身按了下去,一双手然后在掰她的肛门。将鸡巴也插进了丽华的肛门。同时,丽华的嘴里也被插了一根,手里还拿着两根,还有人用丽华的头发打着手枪,脱了她的高跟鞋用她秀气的小脚蹭着肿胀的大鸡巴。她的身体同时让九个男人泄着欲,每当一个人射精了就立马有一个人填补他的空缺,直到丽华被弄的昏了过去。男人们也还是一个也不放过的继续插,丽华一次又一次的被送上了高潮。

  就这样,上百个男人换了各种姿势几乎每个人都操了丽华两轮,长达一夜的车轮大战之后,丽华就像是被精液埋葬了一样,不仅胃里,子宫里,肠道里都满是男人的精液,就连那张精致的小脸和浑圆的奶子、和已经褪掉毛的肉穴上,都铺了厚厚的一层。

  “贱货母狗,爽了吗?”钱伯问,“爽……爽死了……”丽华一边吸允着嘴边的精液,一边还用小手不停揉搓着自己的阴蒂。“我看你还这骚货还是没满足啊,不过大家都累了,你看你脏的……恶心死了,这样子谁还操你啊……要不要主人们给你洗洗?”“恩,求,求主人把人家洗干净,接,接着操……”

  就这样,丽华被带上项圈双手铐在背后拉到了工厂外面,十几个男人早已经穿好衣服嬉笑着等在一辆高压水车旁,看到丽华瞄准她打开了水龙头,高压的水流顿时把丽华冲倒在地上,“小骚货,还不赶紧洗……”本来寒冷并且带着风天气,再被水一冲,丽华顿时冻醒了,可她无论怎么发抖怎么躲避,还是被围着的男人们踢的在地上滚来滚去,跟本站不起来,身上反而滚满了泥巴,越弄越脏。“骚货,别光顾着洗奶子,把你的小骚逼张开,里面有那么多人的精液,也要干净啊……”一个男人用皮鞋踩住丽华的奶头,让她不能再躲避,另外两个男人顿时醒悟过来,将丽华双腿扳开,分开还在流着精液的淫穴,让拿着水管的男人们趁势将水冲进丽华的身体里,“啊……”丽华大叫一声,身体居然剧烈的颤抖起来。“妈的,这个骚货,竟然直接高潮了,兄弟们,用力冲,把她的子宫都冲出来……”“不行啊大哥,里面太多了,这要冲倒什么时候去啊!”五分钟后,一个男人开始抱怨,其实,他是想到了更有趣的方法来折磨丽华。

  丽华纤细的小腰紧紧卡在一个已经镶在地上生了锈的铁箍子里,一个男人叉开腿坐在她的面前,一边揉捏她柔软的奶子一边满意的看着她给自己口交,而她的下半身则是被两条绳子半吊在空中,双腿极限的分开到最大,另她已经红肿的小穴和肛门暴露无遗。一个男人拿着一根软水管,身边放着两大瓶高效润肠剂,看来这就是给丽华洗肠道用的东西了。丽华没有反抗,甚至有些期盼的感觉,终于,一个男人用水洗了洗丽华的屁眼,接着打开润肠剂的瓶口,将瓶颈猛地塞入丽华屁眼。丽华痛苦地呜咽了一声,却只能尽量放松屁眼,让润肠剂尽快进入。当两大瓶润肠剂都灌进丽华的肠子里后,很明显的丽华的肚子已经凸了起来,而男人们却并不打算就这样罢休,他将水管的一头插进丽华屁眼,另一头接在水车上,丽华的身体被铁箍子和绳子控制着,根本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们施为,水龙头被打开了,大量的冷水灌进丽华的屁眼。

  “不……不要……求求你们……”丽华哀求着,但这也只能是一种助兴而已,根本没人理她。不一会,丽华就被灌入约有1500CC的水,肚子都鼓起来了,像个怀胎十月的产妇。一个男人用一个特大号的肛门塞堵住丽华的屁眼,然后又将一根穿戴式电动开到最大的按摩棒捅入丽华的淫穴。将丽华从地上拉起,把最初丽华刚来时的校服再给她穿好。此刻的丽华,由于被干了一整夜,脸色有稍许的苍白,再加上肚子里的润肠剂已经开始作用,眉宇间尽是痛苦隐忍的样子,少了淫荡之气,反而更像一个被迫怀孕的国中生。那娇弱的样子,立刻让男人们感觉胯间原本疲软的东西顿时坚硬似铁。

  “好了,这样就完美了……小骚货,是不是爽翻了?”

  “啊……不……不要……让我……拉出来先吧……”

  “那可不行,你得先给主人们跳个舞……快点跳……好,对,就这样……骚一点……抖奶子,摇屁股,对……”

  “啊……啊……不行了,要裂开了……啊……”丽华一边给男人们跳着舞一边被推搡着,终于她实在忍耐不住了,特大号的肛门塞竟被粪便冲了出来!丽华脚下也随之一软,坐倒在自己的粪水里。“哈哈哈哈,好臭……贱货母狗,你看你肚子里这么脏怎么服侍主人们那,再多洗几次吧……”“啊……不要……”正在兴头上的男人又灌了丽华四五次,这期间 男人们没再用按摩棒而是亲自用大鸡巴狠插丽华的淫穴,“太她妈爽了,好紧,就像怀孕一样……小骚货,加油啊……”“啊……啊……不行,又喷了,又喷了……”

  天快黑的时候,工厂二楼。丽华趴在破垫子上,上身拱起,将自己的奶子放在面前的一个铁块上,一双大眼睛充满渴望的望着钱伯。钱伯一手拿着铁锤,一手拿着一根锃亮尖锐的铁钉,将铁钉的尖端抵在丽华的奶头上后,另一手的铁锤用力锤下,叮的一声响,丽华惨叫一声,粉红的奶头顿时被钉了个对穿,白色的奶水喷了一地,钱伯随便拿纸将流出的血擦了擦,用两个黑色的大乳环,穿在丽华的奶头上,最后还用小焊枪将乳环彻底焊死。乳环是铸铁做的,铁丝一般的粗,刚焊接的地方烧红着,随着钱伯的转动刚好将丽华的伤口烫住,不再流血,而丽华此时已经晕过去了,完成了一只的钱伯将两只乳环左右扯开,丽华还渗着乳汁的奶孔便赤裸裸的剖开来呈现在男人们面前。“好神奇……哇,奶水在喷呢,这小骚货晕过去了还这么骚……”“贱货,醒醒……”钱伯将丽华拍醒。“贱货母狗,刚才很爽吧,主人现在要来下一只了,怕你晕过去错过了,一定会埋怨主人,来,把另一只奶子拿稳了,好……对了,来了……”“啊……”

  半夜时分,两辆轿子车、三辆私家车和一只运水车路过收费站,其中一辆轿子车的车厢里,丽华赤身露体的蜷缩在一只行李箱中。她的嘴巴里叼着封口球,直肠里蠕动着十个直径五厘米铁珠子连成的铁珠链,链子的最后一节是一只直径六厘米的肛门塞,淫穴里则是插了一只满是软刺的按摩棒,按摩棒的频率开到至最大,在丽华的淫穴里嗡嗡响个不停,勾出一股又一股的淫水,难怪男人们要在她身下放着一块防水布。同样被镶上淫环的小阴蒂此刻被拉的很长,因为连着淫环的链子的从她的跨间穿过,从她的股沟处开始分叉再像两条肩带一样从肩膀处挂在丽华的四只乳环上,链子很紧,将按摩棒紧紧扣在丽华淫穴里,同时两头分别向上、下将丽华的奶头和阴蒂拉扯到了极限。丽华的双手交叉抱膝后被一条麻绳从后背绑住,这样即使高潮到疯掉她也只能像待宰羔羊一样被牢牢困在箱子里,直到男人们到达他们的目的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