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干了“准”丈母娘
干了“准”丈母娘

前女友安红生了第二胎,摆满月酒让我去喝,跟她胖乎乎的老公介绍我的时候,说是她家的表哥,我这个“表哥”可不简单,想起安红白皙滑嫩的胴体,被这个黑熊似的山西老板压在身下的委婉承欢,那种画面太美,我不敢看,安红是为数不多跟我还联系的前女友,她住在我们隔壁县城,离着有200公里车程,农村摆酒流行多叫点有势力的本家亲戚去参加,免得被夫家看不起,撑场面的事情我没少做,那天晚上开了一辆7座的汉兰达suv过去,珠光白的汉兰达缓震非常舒适,在我们这块也算好车了。红包给了2千,这是给安红的,平时安红这小少妇也没少跟我借钱,不过她信誉算好,后来陆续也还了,偶尔她来我的地头,我们情浓的时候也经常回味一下对方的身体,每次都是内射,事后吃孕婷,安红的心里对孕婷是没什么抗拒的,听很多人说,多吃女人皮肤反倒好,跟一个放心的女人做爱也是很让人舒服的事情,毕竟陌生人内射,还担心对方说她怀孕了,赖上我。

  那天喝了山岚酒,这酒刚喝绵甜不上头,后劲却很足,我是不敢连夜开车回去,最近交警抓酒驾非常厉害,只要是上高速下高速的地方都是检测的重点地段。没办法我就在安红家附件找酒店过夜。也是奇怪,酒劲过了睡不着,脸通红,精神很亢奋,一个礼拜不粘女人了,精液的量也囤积满了,需要发泄。

  安红的老妈是个寡妇,20啷当岁就死了老公,因为担心后爹虐待她女儿,她一直也没嫁人,是个泼辣的女人,她18 岁就生了安红,加上经常逛街跳舞啥的,身材也保持的很好,年纪大概有43了,跟安红两个人站一起,活脱脱就是一对姐妹花,两个人都一样粉白的皮肤,鼻头肉肉的,巨乳,身材不高大,刚1米6,就是巨乳肥臀显得身材略胖,跟安红同居那段时间,她妈把我当儿子看待,对我好得连安红也妒忌不已。

  安红的老妈芸妈是个很好的女人,我这辈子如果想自己挑个丈母娘,肯定就是芸妈这样的,即使分手了,芸妈还是我亲妈一样的存在,芸妈跟她的几个姐妹合伙看了个洗脚店,一楼店面是一排的洗脚床,二楼就是芸妈休息的地方。我去到店里正好是晚上12点,生意正红火的时候,芸妈在收银台那部嗑瓜子,看电视,最近有一部《嫂子,嫂子》的连续剧是芸妈喜欢的。阿强来了,芸妈招呼我跟她坐一起,我身体发烫,满身酒气,虽然洗过澡了,但是酒气还是从毛孔不停的散发出来。我一下子就趴在芸妈的大腿上困得不行不行的,旁边不认识的老头老太太都说,芸妈你哪个时候捡了那么高大的儿子,我182,芸妈160,如果不注意看到芸妈眼角的鱼尾纹,芸妈再穿得年轻一点点,我俩就是哥哥和妹妹的感觉,虽然我这样说有点狗腿,但是女人没有不喜欢被人夸奖年轻的,特别是快老去的中年妇女。

  凌晨2点,我睡了一觉,醒过来发现自己在芸妈的沙发上,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稀里糊涂上了楼,芸妈身上的味道太好闻了,头枕在芸妈的大腿上,特别好睡,估计是迷迷糊糊的被芸妈哄到二楼的沙发上睡了个糊涂觉。芸妈在浴室洗澡,客厅昏黄的灯光,浴室里光亮的灯把芸妈的裸体映照在磨砂玻璃上,翘乳高高的耸立,浑圆的大屁股是那种接近完美的滚圆的弧度,芸妈的手不停的在揉搓她的下体,仿佛能透过磨砂玻璃看到她下体上的黑毛,芸妈是个体毛丰茂的女人,我跟安红同居的时候曾经见过芸妈上厕所不关门的时候隐约可见的耻毛,很长很黑很茂盛。

  在这样的深夜,我的心里杂草丛生,这个时候没有任何长辈,只有男人和女人,母亲和儿子,我觉得喉咙很干,膀胱里累积的尿液把我的阳具引发得无比的勃起,我的屌硬得像跟鼓槌,能敲大鼓了。我不顾一切的走到浴室门口,说了一声,妈,开开门,我想尿尿,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能有那么撒娇的言语,就像10岁时候夜里起床找不到妈妈,又不敢一个人上厕所的那种恐惧,我只想进去里面,到妈妈的怀里。

  芸妈开了门,用一条浴巾包裹住她的胴体,水滴沾满她还没擦干净头发和大腿,我无法想象白色浴巾包裹下的妈妈的肉体是一种多大的诱惑,但是膀胱的尿液提醒我最好还是先上个厕所,小坏蛋,我还没洗好呢,芸妈捶了我的肩膀,让我进去里面,我的尿液喷射而出,把马桶里面的积水击打的轰隆作响,飞溅出来,芸妈这个时候却没有回避,一双单眼皮的丹凤大眼睁大,看着我的阳具,足足尿了有快两分钟,我才抖了抖肉棒,哆嗦了一下,一阵的舒适,那种被一个可以当自己妈妈的女人看着撒尿感觉很像男人高潮时的快感,特别是最后那哆嗦,感觉魂都快飞了,我好像个孩子,迷各楞登的回身抱紧了芸妈,芸妈很慌乱,往外推我,一手还拽着白色浴巾,担心掉下来,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扯下芸妈的浴巾,芸妈丰腴的肉体就整个显露在我们的面前,我满是酒气的大嘴巴凑过去封住了芸妈的樱桃小口,她呜呜的一阵用舌头顶我的舌尖,一不做,二不休,我的大手拽住了芸妈的左乳,右手探到她的胯下,别开她还在淌着水滴的肥美肉逼旁边的阴毛,两根手指就朝她的逼里抠进去,这个时候我就像一个孩子找糖吃,这种强迫的快感让我的力气非常大,芸妈的反抗也非常的强烈,不要阿强,别这样,妈生气了。也许是山岚酒的后劲太足,我化身为野兽,不顾芸妈的反抗,脱下我的内裤,把芸妈的右腿抬高,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挺着硬得生疼的肉棒插进芸妈的肉逼,也许是角度刚好,腿抬得很高,芸妈踉跄的屁股顶住浴室的化妆台,以免摔倒,一手还是在用力捶打我的胸口,推搡我的胸口,但是一个娇弱的女人怎么抵挡一个强壮男人的攻击,她的肉逼里还是被我的肉棒紧紧的攻占了,不留一丝缝隙,久没有男人的探访,芸妈的肉逼就像少女般的紧窄,但是我的力气太大,即使是疼痛,我还是深深的插入,龟头顶住了她的花心,芸妈的肉逼果然跟安红一样很浅,我不停的抽插,那种狂野是平时安静沉稳的我,以一种猫玩弄老鼠玩弄女人时候的冷静没有的,芸妈的反抗渐渐没有了,她的脚也疲倦的缠在我的腰上,我猛烈的戳进她的子宫口,每次都感觉突破了一团软肉的口子,进入到一个紧箍的腔体,然后芸妈的嚎叫被她克制住,毕竟这是闹市区的深夜,会惊动邻居,芸妈的头发披散,身上的水渍慢慢的被我们的体温蒸发变干,我十分钟内突突突的在芸妈的阴道深处射出我的精液,结束了这一次类似于强 奸的性爱,对方还是差点成为我丈母娘,我认的干妈,我简直是禽兽都不如啊!

  字节数:4975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