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怨妇
怨妇

我是个受过良好教育﹐有正当职业的38岁已婚妇女。我的先生器宇轩昂﹐风度翩翩﹐儿子品学兼优﹐乖巧听话;在外人眼里看来,我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但实际上﹐我却是一个守活寡的可怜女人。六年前先生在一次意外中,生殖器受到严重损伤﹐只剩下二分之一的畸形残存;表面上他仍体面正常﹐但实际上却无法人道﹐形同太监。先生与我感情良好﹐也知道我有生理需要﹐他担心我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因此经常以口舌取悦我﹐并购置淫具供我使用。但这些只会挑起我旺盛的情欲﹐却根本无法真正解决问题。况且当着他的面﹐我又怎能不顾他的自尊﹐使用淫具自慰呢?

  我个子很高人又很瘦﹐婚前看起来就像竹竿一样﹐与性感根本扯不上关系;但结婚生子后体重逐年增加﹐身材反而显得凹凸有致﹐丰腴圆润。我的胸部臀围都有显着的增加﹐腿部也变得肉感润滑﹐从周遭男人色眯眯的眼光里我清楚知道﹐自己已成为一个成熟性感的女人。除了丈夫以外,我从未和其它男人有过瓜葛﹐单位里觊觎我的男同事虽然不少﹐但由于我担任主管职务﹐平日言行又端庄谨慎﹐因此他们根本也无机可趁。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还是失去了宝贵的贞操;而那个男人竟然是我的顶头上司__58岁的厂长。

  厂长年高德绍﹐一副长者风范﹐平日温文儒雅﹐道貌岸然﹐我对他根本毫无戒心。那天我和他一同参加应酬﹐席间他谈笑风生频频劝酒﹐我身为部属当然不好太过拒绝。结果我喝的酩酊大醉﹐人事不知﹐醒来时竟发觉自己赤裸裸的躺在厂长怀中。他贪婪的亲吻我,并在我身上细腻的爱抚,我试图挣扎,但却无济于事。他亲吻我的脖颈,用嘴吸吮我的奶头,阵阵快感传来,我全身瘫软根本无法反抗。他将勃起的阴茎抵在我腿裆间磨蹭,我心里又爱又怕,下体也逐渐湿润,饥渴的反应越来越强,我开始盼望他尽快插入。

  厂长真是经验老到﹐他迟迟不肯进入我的身体﹐只是一再挑逗刺激我的敏感部位﹐使我搔痒难耐。可恶的他还佯装君子﹐假惺惺的对我说:「如果你不愿意﹐我随时都可以停止。」。我的天啊!我赤裸裸的被他搂着﹐他亲吻我的胸部﹐用阴茎磨蹭我的下体﹐我全身欲火都被挑起﹐又怎么舍得要他停止呢?可是他偏偏变态的要我哀求他﹐他才肯真正的进入。我想的要命﹐急得都快哭了﹐他却继续轻搔我的肛门﹐磨擦我的阴唇﹐还硬问我到底要不要他插入。我忍无可忍﹐呜咽的哀求他快点进来﹐狠狠的用力操我;他得意洋洋的说:「这可是你求我的﹐我可没强奸你呕!」。他说完大力一挺﹐深深进入我的体内﹐我舒服的大口喘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当他开始抽动时,我丢脸的抬起屁股﹐疯狂的向上挺耸迎合。已经六年没作爱的我﹐饥渴的就像是个无耻的荡妇;我成熟的肉穴狂喜的被他撑开﹐白嫩的屁股也放肆的为他摇摆。久旷的我承受不了太大的刺激﹐他只来回抽插了几下,我就舒服的进入高潮。他老练的亲吻我的耳垂﹐抚摸我的头发﹐并说些安慰赞美的情话﹐我感到羞愧愤怒,但心中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弄得我好舒服。他开始继续抽插﹐我全身颤抖,意乱情迷,在呻吟中又连续两次达到高潮。我感到自己从心灵到肉体,似乎都被他征服,他调情的技巧高超﹐肉棒又粗又大﹐我再次体验到性爱的欢愉﹐重新觉得自己又是个女人。

  事后我感到自责,觉得对不起丈夫儿子﹐也下定决心不能再有第二次;但他熟练的技巧﹐魁梧粗壮的阳具﹐加上厂长的权威﹐却使我一次又一次的陷入肉欲的漩涡。我知道这和爱情无关,只是单纯的生理发泄﹐但我还是有很深的罪恶感。我很想立即中止这种关系﹐但身体和心理却产生很大的矛盾,我心理知道这是不对的行为﹐但身体却又舍不得那种销魂滋味。他现在经常假藉公事﹐把我叫进他办公室猥亵﹐由于是上班时间﹐因此我很怕被人发现﹐但他以厂长之尊﹐却毫不在乎﹐还要求我穿裙子不穿内裤﹐以方便行事。

  食髓知味的他﹐对我的身体产生病态的垂涎﹐他喜欢叫我站在他办公桌前﹐自己则躲在桌子下抚摸我的大腿﹐亲吻我的下体;有时他也会要我藏身桌下﹐为他进行。当我情欲高涨受不了时﹐他会叫我趴在桌上翘起屁股﹐他则拉下拉炼﹐掀起我的裙子﹐直接从后方进行交合。由于我怕被同事发现﹐因此显得非常紧张﹐在这种情形下﹐身体反应格外敏感﹐高潮也来得特别强烈。我经常会忍不住叫出声来﹐泛滥的淫水也顺着大腿直流到膝盖。目前同事间已是蜚短流长﹐但我却天人交战﹐欲罢不能﹐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