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蛙军曹之用成人情事孤立夏美大作战
青蛙军曹之用成人情事孤立夏美大作战

日向家,车库之中,今天日向秋难得放假在家,于是她决定好好地照顾一下自己可爱的儿子女儿。

  「呜…妈妈…啊…好舒服……」

  「呜…呜…舒服吗…冬树,这样呢…呜…呜……」说着,日向秋一口把儿子异乎寻常胀大的鸡巴深深地含入嘴中,脑袋前后轻轻摇动着一吸一吸的;舌头灵巧地在灼热的紫红龟头上一扫,一扫,又一扫,轻、重、旋转,让日向冬树爽得把腰高高抬起,追逐着不愿离开妈妈的小嘴。

  一脸脂红艳丽的日向秋抬眼,娇媚的看了儿子一眼,见他嘴中苦闷哼叫不停,嘴角却是不自觉地向上扬起,一副舒爽得不行的样子。见儿子被自己的口技弄得神魂颠倒,日向秋一双水灵大眼是满意地笑眯成了一双月牙。

  然后就见她突然一把拉高了那件单薄的露脐黑色背衫,露出一对三十六E的丰腴巨乳。双手一托,软腻的白皙乳肉便夹上了儿子硬挺的大鸡吧。双手抓上自己那对巨乳,日向秋就是一阵前后撸动搓揉,刺激得日向冬树连呼舒爽。

  「啊…妈妈…好爽…啊…啊…舒…舒服…啊……」「呜…嗯…呜呜……」

  「啊…妈妈…不…不行了…啊…要…要来、要来了…啊…射…啊!!!」「嗯…呜呜…呜…嗯…呜……」

  实在受不住日向秋的销魂口技,还是初哥的日向冬树就这么在日向秋的嘴里爆发了他的童子精。

  浓厚的童子白浆入喉,那浓烈的精臭味刺激得日向秋情欲大开,直把儿子的大鸡吧往喉咙深处里吞。一双玉手是抓到胯下,伸入丁字裤中是一手猛扣肉穴,一手插入肛菊之中拨弄个不停。

  日向冬树的童子精很多,多得日向秋根本吞都吞不下,直接是反冲到了鼻腔里,那股酸酸的,腥腥的味道充斥鼻腔,甚至直呛脑门,呛得她大脑一片空白。

  用力地喘了几口大气,日向秋缓缓伸出手指,将流落到脸上的白精轻轻刮起,扫落嘴中一阵咀嚼。感受着那浓浓的咸苦腥臭在舌尖上蔓延翻滚,日向秋只觉心头一颤,激灵灵的一股热流便是不可抑止地流落胯下。

  「嗯……热……想要……」

  一脸痴媚地睁开眼来,日向秋看向儿子那尚有七分硬挺的大鸡吧,在一对晕红酒窝下是露出了一个贪婪的笑容。

  「冬树,来,妈妈疼你。」

  指尖点地,日向秋是风骚地摆动着肥臀弯腰站起,直让胸前一对大奶是颤巍巍地垂落在儿子面前,直看得日向冬树两眼发直,脸红气喘。对于儿子为自己露出这样一个痴迷表情,日向秋脸上的笑容顿时是变得更痴,更媚,更骚了。缓缓地抬起腿来,日向秋一手从腰间摸过小腹,小指勾住紫黑蕾丝内裤边缘,慢慢地,慢慢地划过腰际,直盖到了肥臀之上。

  手上轻轻用力,日向秋是将自己那恼人的肥臀抓下一团,感受着肥臀被压迫,牵扯着仿佛带动了自己那诱人的小菊花在开门迎客,日向秋的心尖又是一震,忍不住嘴里就是「嗯哼」一声媚叫,却是带动着胸前巨奶一晃,是晃得日向冬树的鸡巴瞬间变得硬挺红赤。

  冬树直挺的鸡巴撞到鼻前,刚刚射精后留下的臭味混合着旧日童子的骚味直冲脑门,熏得日向秋双眼淫光大盛,嘴角处止不住地留下一滴滴香涎。忍不住了,欲火快要烧心了。日向秋赶紧双手往腰臀上一插,就粗暴地将自己新买不久的蕾丝内裤往下一扯,几乎就要将那内裤给扯成了一块破布。

  双脚是轻巧地一个跳踢,日向秋是利落地将那已被染得湿漉漉的内裤抽出到了手中,然后是头也不回,随手往后就是一甩,就将那小小内裤给扔到了门外。

  「冬树……好大……好硬……嗯……」

  一手抓住儿子粗大的鸡巴,日向秋便感到一股热流冲入掌心,然后直透心坎,烧得她是满头满身地流汗。汗味蒸熏着这小小的车库,日向秋感到自己的双脚是越来越软,自己的骚洞里头是越来越烫,那淫汁汩汩流落就像是要把她的腿给灼伤了。

  「呃,妈妈……」

  一把将自己儿子按倒,日向秋往前一跨,双手扶稳了冬树的大鸡吧,就是往下一坐。

  「呜……啊……好、好大……啊…哈…哈…顶、顶到了……」被儿子的大鸡吧一捅到底,感受着那久违了的快感直冲脑门,日向秋是感动地连眼泪都流下来了。

  「冬树的…好大…呜…啊…顶……往上顶啊…呜…嗯…啊哈……」撑着几乎瘫软下来的性感女体,日向秋艰难地抬起肥臀。移动间,那骚洞里的淫肉被一寸寸地刮蹭,她就觉得自己的整个灵魂也在一寸寸地被抽空;眼前已是一片雾蒙,脑袋更是整个烧溶成了白浆。

  终于,等再次将肥臀下压,整个骚洞再一次被大鸡吧干穿,日向秋的理智彻底断线了。只是露出一脸崩坏的痴笑,口中不住尖亢地浪叫,将那肥美的肉体急速而又凌乱地摇动,直摇出一片片淫乱的肉光。

  「啊呀…啊…啊…呜…顶、顶啊…啊啊啊…呀…冬、冬树…顶、顶啊…往上\ 用力啊啊啊啊啊…顶…死啊啊呀…顶死我、顶死我了啊!!!!」「啊…妈妈、妈妈…呜、好紧…妈妈…好紧、好紧…呜呜…啊…呀…妈妈的…夹得好紧…好、好爽呜……」

  「爽…啊…好爽好爽、呜咦…咿咿咿啊!爽、爽死了啊!儿子、冬树…啊啊啊!大鸡吧…啊、好爽好爽…啊咿呀啊啊啊!!!!」「再、再来、再来!顶、用力顶啊!!啊…冬树的…爽、大鸡吧好爽啊!呀咿、爽…顶、顶啊…呀呜啊!!!!」

  「妈妈…太、快了…啊…我、我快受不了了…啊……」「快、快、妈妈还要…我还要啊!!快些…再快些、我还要啊啊啊啊!!呀…呀咿…啊、再、再要啊啊啊啊!!!!」

  「妈…不…不行了…我…啊…射…来、来了…射、射了啊啊啊啊啊!!!!!」双手往那丰腴的肥臀狠狠一抓,冬树再将那鼓胀到了极限的大鸡吧拼命地往上一顶,一股灼热的白精便是带着强猛的冲势飚射而出,死命地击打在了日向秋的子宫上。那又烫又麻的快感是当场就冲击地她一阵咿呀乱叫,一条香舌是直直地往外伸去,带着香浓的口水从那泛起痴媚笑意的嘴角是噗漱噗漱地往下落。

  过了快有一分多钟,日向冬树终于是将那滚滚白精都射入了母亲体内,然后他便是带着一脸满足和幸福地躺到地上,美美地回忆着刚刚的舒爽。只是,他的回味才刚刚开始,日向秋便又将他打断了。

  「呜,冬树,坏孩子,妈妈还没…嗯…还要…妈妈还要…嗯…高潮…妈妈要高潮…呜…嗯…啊…啊嗯啊……」

  再次狠命扭摆起腰臀,日向秋是继续将欲火烧得正旺的躯体运转起来。被妈妈的骚媚肉体带动,冬树原本正在冷却的身子瞬间便又被激昂的血气充满,那巨大的鸡巴是再次坚硬挺立起来,顶在日向秋的骚洞里,是给母子带来了新的快感冲击。

  「啊…妈妈…等…啊…呀…等…呃啊……」

  「嗯…坏孩子…啊…射好多…射的好爽…啊…呀…妈妈差一点…啊…啊…差一点到啊…呀嗯…再来、再来一次…嗯…这次要…啊…要操啊…啊啊…爽啊…操爽妈妈…妈妈要…啊…高潮、高潮啊啊啊!!!」「快…啊…呀呀咿…嗯啊…高潮…来操…操爽…啊…好…舒服、好爽啊!呀呜…嗯…呀咿…啊啊啊…快、快来了…啊啊啊…来、来了啊啊!!呀…快、用力…操啊、操…用力啊!!!快、快啊…来了、来了啊…高…啊…啊…高潮啊啊啊啊!!!!来了啊啊啊啊啊!!!!!」

  「妈妈、妈妈…来了…来啊…又、又要啊…来了…射、射了啊啊啊啊啊!!!!!」抓住妈妈的肥臀,冬树的手指是都用力地陷入了那软绵的臀肉当中,让日向秋在肉紧当中又感到了一丝额外的刺激,直将她的骚洞蜜肉夹得更紧,更用力,更是激励着儿子将他那纤细的腰身更加用力,更加拼命地抽插撞击,在那丰满的肥臀上撞出一连串响亮的「啪啪啪啪」声响。

  「呀!!!!坏、坏儿子…啊啊啊…呀咿咿咿…啊…好…顶…啊啊啊…顶得好…好深…猛…爽、爽死…要爽死了啊啊啊啊啊啊!!!!!!」浪叫一声穿云裂谷,日向秋浑身僵直颤动着,一大股一大股浓厚粘稠的阴精从蜜洞深处喷涌而出。打在儿子那正在激射的大鸡吧上,和那浓稠白精混合,在骚洞中一阵激涌烫烧,是烫得她魂飞天外,直余一股股热流四面八方浑身上下冲击而去。让她身子一僵,一软,便是将那香舌淌出,带着一脸癫狂的媚笑和满出的口水昏倒在了地上;而在她的身下,早已被快感冲击的麻痹的尿道口正张开着,大股大股地往外喷着骚黄的尿液,在这小小的车库之中烙印下混浊的淫香。

  ……

  「哼哼哼,kerokerokero.计划很成功啊,kerokerokero.」

  就在车库连通到屋子的小门之外,一身滑稽绿色皮肤的外星青蛙正带着一脸奸计得逞的笑容注视着车库里激情淫戏刚过的母子。

  「军曹大哥真是厉害,tama.这计划现在成功了,那么接下来夏美大人就将会被孤立了,到时候……tamatamatama,哇哈哈哈!」「哼,这个当然,也不看看这是谁的计划。Kero.」对于真面目相当丑恶的蓝色外星青蛙的恭维,keroro是毫不客气地全盘接受,「之前从晚间新闻的特别节目上得知,蓝星人在青春期心理状态会处于一个非常不稳定的状态。

  会因为一些小事的刺激就会产生焦躁,易怒,慌张等情绪,而这些刺激得蓝星青年人情绪不稳的诱因,被别人排挤绝对是处于名列前茅的。而要是排挤的情况是来自于家里人,对蓝星青年人所造成的伤害则更是独占鳌头。所以……」「哼哼,kerokeo.所以,我就叫kururu开发出了能影响操控蓝星人体内各种化学物质和电讯号的仪器。」说着,keroro向原本戴着眼镜本性阴险的黄色外星青蛙的方向伸出手来,「哼哼,蓝星人指挥身体行动,包括感情都是受到大脑内的各种化学物质和大脑发出的电讯号指挥。只要我用这把操心枪,将冬树大人和妈妈大人体内的化学物质改变,也就是将两人之间关于亲人的感情,置换成男女之间的欲情,那么……嘿嘿嘿,kerokero,那么冬树大人和妈妈大人之间就会发生乱伦的情况。而在蓝星上,乱伦可是只有两人间能知道的秘密,不然就有可能会身败名裂。如此一来,只要持续地将冬树大人和妈妈大人之间的乱伦关系加深,为了防止泄露两人间的秘密,他们自然就会让得排挤外人。这样的话,当夏美大人感到自己被家人深深地排挤之后,就会感到各种的焦躁、猜疑和慌乱,自然就会影响到她的战斗力,到时候也就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侵掠蓝星了!哇哈哈哈,kerokerokeor!」「所以,就让我用这操心枪将冬树大人的精力和体力再更加地加强吧,还有妈妈大人的恢复能力,以及两人的情欲都更上一层楼吧!加深你们的关系吧,加深你们的秘密吧,然后更加地排挤夏美大人吧!kerokerokero!」摆出一副丧心病狂的样子,keroro是死命地往kururu的方向伸出手来,「kururu,快把操心枪给我!kuru……ru?」等了又等,keroro是一直等不到kururu的回应,他焦急地转身就要直接从kururu手里将东西抢过来了。可是等他一回头,却惊愕地看见黄色青蛙已经是昏倒在了地上,而在他的后脑勺上明显的有着一处红色的伤痕。

  「kururu?!怎么回事,敌袭,是敌袭吗?tamama……」看着不知什么时候被击倒在地的kururu,keroro马上就是慌张地向四下里求助,「tamama?giroro?怎,这是怎么回事啊?!」一转回头,keroro却惊恐地发现,连tamama二等兵也倒在了地上,而在后脑勺上同样地留有一道血红伤痕;而至于那红色的白痴,早就因为日向母子间的激情淫戏刺激过大而石化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身边的战友无缘无故地全都倒下了,keroro是慌张地不知所措,只知道在原地手舞足蹈地跳着仿佛不知是哪个原始部落的舞蹈。

  「keroro,想不到,原来你这次又忘了通知我参加的,居然是如此邪恶的行动。哼,我真是看错你了。」嗖的一声,一个蓝色的身影突然显现在了keroro的面前。

  「dororo,是你!」看着dororo在此时现身,还有那一副义正词严的模样,keroro再蠢都猜到了战友们的倒下一定就是dororo搞的鬼了,「可恶啊,dororo!你居然,居然坏我好事!受死吧!」被怒火冲昏了头脑,keroro怒吼一声,便是带着无双的气势,傻傻地向着dororo飞扑而去。

  面对keroro气势汹汹的冲来,只见dororo冷哼一声,一手在面前竖个剑指,一手是握到了身后爱刀的刀柄之上。然后,只听“ 呼” 的一声,dororo的整个身影就这么凭空消失在了原地,等他再出现时,只听一声清脆的收刀归鞘声响起,随后keroro在半空中的身体便是「噗通」一声摔到地上,不省人事了。

  「哼,邪恶必将受到制裁。」看都不看身后倒下的keroro一眼,dororo只是四下里寻找起了那把操心枪来,「咦,怎么枪不见了?奇怪。小雪大人,你有看见那把操心枪吗?」

  忍者小雪不知何时也来到了日向家里,只是此时她只是透过门缝看着还摊倒在地上的日向母子,一手捂着嘴巴不住低声惊叹:「好厉害,好浓的气味哦;想不到冬树的肉棒子怎么打,他好能干哦;妈妈大人也是好性感哦,能被那样大的肉棒子操干这么久,好厉害。」

  「小雪大人?」

  「啊,dororo?」被dororo的声音惊醒,小雪是慌张地转过头来。

  「小雪大人你刚刚说什么了吗?」

  「啊?没有,没有啊,我没说什么。」

  「嗯,是吗?听错了,嗯,或许真的听错了。」dororo挠了挠头,心想自己刚刚应该是真的听错了。看着dororo释然的样子,小雪是悄悄松了一口气。

  「对了,小雪大人。」

  「啊,什么?」小雪有些慌张地回应着dororo.

  「接下来我们必须要用那把操心枪把冬树大人他们回复原状才行,可是我没看到那把操心枪。」

  「哦……哦,那个啊,我记得刚刚你和keroro战斗的时候,我有看到kururu醒了一下,然后不知在哪里按了些什么,然后那把枪就不见了。」「哦,原来是被kururu藏起来了。那么好吧,我就先把他们给关到监牢里,然后等他们醒过来了,再进行审讯吧。」说完,dororo便动起手来,极其粗暴地将keroro几只一步步地往地下监牢里拖去。

  想到keroro几只接下来要面对dororo愤怒的审讯,小雪是歉疚地对着他们无声地行礼道歉。然后,等到dororo走远了,她便将双手从背后抽出,在她的手上,赫然拿着一支造型古怪的枪支。

  「这东西该怎么用呢?」

  ……

  「妈妈,你和冬树好奇怪啊。」

  将手里已经空掉的饭碗放下,夏美看了看一边带着性感笑容的妈妈,然后又看了看涨红了脸,仿佛在忍耐着什么的冬树。

  「哼,奇怪吗?」拖长着音调,日向秋玩味地将眼光转向了儿子。

  「呜,奇、奇怪?姐姐,哪里奇怪了?」鼻子里发出一声闷哼,随后日向冬树便带着一脸解脱的笑容转向夏美。

  「冬树,你是不是不舒服啊?」看着弟弟的脸庞红得跟蒸熟的虾子一样,夏美有些担心地走上了前去,还伸手想要摸一摸冬树的额头。

  「哪、哪有,我没有不舒服了!倒是姐姐,你不是约了小雪吗,再不走就迟到啰。」眼看夏美的靠近,冬树显得十分的紧张,连语气都变得焦急了起来。

  「是啊,夏美,冬树没事,有我照看着你,你还是出门吧,不然迟到了就不好了。」

  看看一如既往温柔的妈妈,又看看有些奇怪的弟弟,夏美最后还是选择了相信妈妈的话:「那,我出门啰。」

  「慢走。」

  「姐姐慢走。」

  随着夏美的脚步远去,直到大门“ 碰” 的一声关起,日向秋脸上温柔的笑容是立即消失,转而嘴角勾出了一个妩媚、性感而又贪婪的笑容。然后就见她把头一低,整个人便是钻到了桌子底下,带着一对摇摇晃晃的大奶派到了冬树脚边。

  「啊,坏孩子。」淫荡地一声笑骂,日向秋是解下了儿子的裤头。然后一根带着热气,黏黏糊糊的大鸡吧便是弹了出来,一下子打到了她的鼻头,「射了好多……嗯,好腥,好苦啊……嗯……」毫不犹豫地张开口来,日向秋是将儿子那粗大的鸡巴一口给吞到了最深处。

  「啊…妈妈…嗯啊…呜…好舒服啊…妈妈……」……

  照例,在小雪的忍者大屋里夏美是玩得很尽兴,可是也因为那些层出不穷的机关而弄得出了一身的大汗。于是,就在小雪家的大浴室里……「啊…小雪…你怎么,啊……」

  「哼哼,夏美,这根肉棒子爽吧?」

  「呜…什么…肉棒子…啊啊…这鸡巴…呜嗯…小雪你…啊啊……」「夏美,我这肉棒子可是为了你而特意用高科技去弄出来的哦,爽吗?」说完,小雪便伸出舌头来,在夏美的耳朵上轻轻一舔,顿时是刺激得夏美浑身一紧,那小骚屄更是夹得小雪大呼过瘾,忍不住就是腰上用力,一阵狂抽猛插,干得夏美是淫声连连。

  「高…啊…科技…啊啊…呜咿呀…啊…是…啊…这个…啊…好、好…啊啊…咿啊…舒服…啊…好舒服…呀!!」

  「哼…夏美…夜…还长呢…啊…好骚…呜嗯…好紧…啊…爽!!」

        字节数:13079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