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暴虐
暴虐

国际贩毒巨头与日本暴力集团“影子总长”勾结,合谋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营造了毒品种植园,这里,成了一伙刽子手,虐待狂、色狼、恶棍行凶作恶,寻欢取乐的魔窟。他们把一些迷路至此的无辜男女,掳来当作发泄性欲的性奴隶,进行惨无人道的性  虐  待。其兽行之凶残,令人毛骨悚然,不忍睹闻。

  刑警三影,在跟踪中,由于轻敌而误入魔窟,在惨遭暴虐中结识了善良坚韧的纯子,纯子由于年轻貌美,玉体娇艳,更是不分昼夜地被匪徒轮番占有,百般奸污,悲惨地沦为魔鬼的性玩物。命运不但使三影和纯子结为伉俪之好,更把他们磨炼成疯狂的复仇侠侣。

  三影为了讨还血债,抱着必死信念,独闯魔穴,三进三出,出生入死,凭着钢铁般复仇意志,无所畏惧的气概,出类拔萃的本领,与纯子联手,历险苦搏,殊死恶斗,以牙还牙,终于以种种残恶的方式,把恶魔一个个虐待至死。

  “町田,这是谁呀?”

  “要知道是谁,自己打招呼吧。”那个叫做町田的,也就是给三影戴上手铐的家伙不失讽刺地说道。

  “是警视厅的三影先生,是来抓你的。”

  “喂,你们打算把这家伙怎么办?”江波煞有介事地问边上那几个人。

  “宰了。”吉良面无表情地说。

  “怎么,让我干吗?”

  “对!你是那人介绍来的,是作为客人,我们没有理由相信你,但你要是亲手杀了他,那也就取得了我们的倌任。这也算是个考验吧。”

  “好吧,我正希望如此,交给我吧。”江波那薄薄的嘴唇颤抖着。

  “老实点,呆着别动。”江波猛地揪住正想逃开的那女人腰带,那女人呜咽地跪在地板上。

  “行了,行了,她再下贱,你也可以轻点嘛。”町田从江波手里取过绳子。

  “来吧,我的宝贝儿。”说着拉起女人走进了屋子。

  那女人满脸绝望,也许是忍受着过度的屈辱,惨白的脸上一副茫然若失的神情,丰满的乳房不停地颤动着,就在被拖进里屋的一瞬间回头朝三影望了一眼,在绝望中看到一丝光明,因为他知道三影是警察,她有什么怨恨要向三影诉说呀!

  从敞开的门缝中可以看到女人俏丽的侧脸,显然她是被仰面放在床上的,两只眼睛无神地望着房顶,町田还在把她往外推,不但她整个头部露在门口,两个雪白的肩膀也全露了出来,连一双微微颤动的高耸的乳房从敞开的房门缝中也隐约可见。

  不一会儿,里屋一阵响动,夹杂着女人一阵令入心碎的呻吟声。从门缝中可以看到女人那对白嫩高耸的乳房在有节奏地晃动着,幅度越来越大。女人大张着嘴,一口口喘着粗气,不时从嗓子深处传出令人心碎的呻吟。

  一会儿女人的呼吸急促起来,呻吟的频率也加快了,忽然屋内传出一声巨吼,只见女人一阵痉挛,然后嘴张得大大的,象一条离开水的鱼。

  “给我上这儿来,尊敬的刑事先生。”三影象牲口一样被人牵着,对方猛一用力,三影顿时失去了重心,摔倒在地,他努力想爬起来,无奈双手有力气使不上,全身无法动弹。

  “喂,快瞧,瞧呀。”江波拽着绳了忽左忽右使劲拉着。

  “这家伙真象个大虫子。”江波将三影拖出门外,“警察先生,”江波停住脚步,“今天有你好瞧的,哈哈……”说着一把将三影推倒在地。

  绳子死死地卡着脖子越收越紧、嵌进皮肉、血慢慢地渗了出来,三影被勒的不能喘气,好半天才缓上一口气来。

  “住手!”三影两眼充满了恐怖,他的脖子被江波的一只脚狠命地踩住,动弹不得。一会儿,一道热乎乎的水柱自天而降,落在他脸上,顿感腥躁蝻难忍,他直想吐。

  “把嘴张开,喝下去。”江波面部僵硬,近乎疯狂,“就因为你多此一举,我这辈子便完了。把嘴张开,把我的小便喝下去,还能绕你两、三天,看看这里发生的一切,否则的话,现在就绞死你。”

  “你这么做,会后悔的。”

  “看来你是想马上就被绞死。”

  江波歪着脑袋,抬脚照三影面门踢过去,“要是再留你两三天没准你瞅空逃跑了。”

  三影被踩得口开唇裂,腥涩的血直往外涌。他欲动不能,斜眼愤怒地瞪着江波,江波眼里闪着疯狂的寒光,满脸杀气。他使出全身力气拽了一下绳子,三影顿时觉得颈骨好象断裂一般,疼痛难忍。

  “奴才。”江波狠狠地骂道,“起来,喂,起来,听见没有,走。”

  被绳子牵着,三影挣扎了好半天,才勉强站起来。

  那几个家伙从屋里出来,目睹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腰间拴着绳子被强按在地上的女人也注视着这一情景,面色苍白。

  腰间重重挨了一脚,三影踉踉跄跄地向前扑去。

  从山屋大约走了5 分钟,来到一个洞穴,这是一个在小断崖上的岩洞,里面有二男二女,四个人都反铐这双手,被绳子拴在一起,从现在起三影也将加入他们的行列。

  江波将三影绑好,随即解开女人的绳子,将她们带走了。

  “我叫濑川。”坐在边上的人用沙哑的声音作着自我介绍,“这是黑井君,你也是迷了路才到这里来的吗?”

  “我叫三影,不是因为迷路,而是为追捕江波的,就是那个家伙。”

  “这么说你是刑警。”

  “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能告诉我吗?”

  “这里可是人间地狱啊!”濑川用低沉悲哀的声音开始诉说,濑川和黑井看上去离三十岁还相差甚远,那两个女人也差不多。

  “那帮家伙在这里栽种毒品。”

  “毒品?”

  “是的。”濑川神情痛苦,带齿的手铐嵌进了肉里,“他们正在栽罂粟。”

  “可是这儿那么冷,罂粟能活下去吗?”三影简直无法相信这一事实,他记得在哪本书上读到过,罂粟的原产地是在地中海沿海及中近东一带。

  “别的还有什么呢?”

  “是大麻。”黑井接过话头,同样显得有气无力,“种了好多印度大麻。”

  “是大麻啊。”事态的严重程度,不禁使三影暗自吃惊。

  “光大麻就不下几千棵,大麻知罂粟在任何气候条件下都能生长,他们让我们收割大麻。”

  “你们是因为迷路?”

  “是的。”

  “那些女人呢?”

  “刚才在这儿的两个也是因为迷路。”

  “还有一个呢?”

  “……”黑井突然不作声了。

  “是我的妻子,她叫纯子。”濑川答道,“当她得知我们遇难,便只身一人来寻找,不幸被那帮人抓住,太可怜了,简直成了那帮畜牲泄欲的工具,从早到晚被绳子拴着……”濑川说不下去了。

  “这些家伙不是人……是野兽。”濑川抑制不住自已的激奋,连声音度有点走调。

  “开始,我逃跑过。”濑川接接着说,“是在妻子被抓来之前,但终究没能逃脱,被抓回来毒打一顿,让我睡在地上,轮番用尿灌我……”

  “他们还命令那两个女的也蹲在我们脸上小便。”黑井把话接过来。

  “够了,快别说了。”三影实在无法再忍住了,“我没有选择去死就是为了向他们讨还血债,只要我活着,我非把他们全宰了。”

  ——无论什么都无法阻挡三影铁一般的决心,他努力忍住阵阵袭来的恶心,以免吐出来。

  “没用,别白费劲了。”濑川显然已不抱希望,“这里四周被绝壁包围,纵然有了绳子也无法逃脱,再加上,因为有了一次逃跑的先例,他们一到晚上,就用绳子把两个铨在一起,真是太……”

  “干活的时侯怎么样?”

  “虽然不是反铐在身后,但也还是戴着手铐,而且他们握着手枪象鹰犬一样看着。”

  “会有机会的。”三影安慰二人道,“只要我们三个人齐心协力总会有办法的。”

  不是只有办法,而是必须行动。

  “来了。”黑井低声告他们。

  近乎全裸的三个女人被那四个家伙牵着过来,吉良没有出现,看样子是回去了。

  走在前面的女人只在腰间系着一条绳子,上身完全赤裸,坚挺的乳房上面还依稀留有青紫的抓痕。

  “喂,该干活了,都给我起来。”

  三个人走出了洞穴,这时两手又被铐到前头,他们被不停地摧赶着,来到了五十米开外,种满大麻的地里。

  工作开始了,在大麻的花序的头上有果穂,他们所要干的是将果穂和上部的叶除掉。

  一个女人被安排在三影身边,仔细一看原来是濑川的妻子。

  “我是纯子。”女人一边摘着果穂,一边用四周难以听见的声音向三影作着自我介绍,“你要当心,刚才他们正说要杀你们呢。”

  “是三个人全部……”

  “因为粮食不够了,他们女好象是用直升飞机运粮,但最近怕引起怀疑,来得少多了。”

  “那么,有什么办法?”

  “没有。”纯子的声音干巴巴的,轻得听不见,这次你逃跑若被抓回来,就得喝下所有人撒的尿,当然也包括我们的。“”看准机会,夺手枪,这样,就就把所有人救出来。“

  ”无论如何不会有什么指望。“纯子轻轻地摇头,苍白脸显出极度的痛苦。

  ”再好好想想,你丈夫也将被杀。“

  ”他已经不能算丈夫了。“

  ”你这是说些什么呀?“

  ”当着濑川的面,我被那些帮人一个接一个的糟踏,每次他都紧闭双眼,浑身颤抖,到后来,让他也来,他很顺从,接着是黑井,当然,这是被迫的,而濑川依然兴奋得很。每次当着丈头的面受人欺辱,我都难受得无法形容,拼命挣扎,我与他之间的关系无可奈何地如同一般人,我们三个女人已不是人,而是男人的泄欲工具。“

  ”……“

  ”他们说什么时候动手?“

  ”恐怕就在二、三天后,收割大麻的活也快完了。“”罂粟呢?也快完了吗?“

  ”好象是,罂栗到六月份就长出果实,把它刺破了可以收集液体,再加工成粗制鸦片。“

  ”在二、三天里……“三影默默地摘着果穗。

  ”你到这儿来,警察知道吗?“

  ”可惜不知道。“

  ”是码?那就没指望了。“纯子紧咬嘴唇,不再说一句话了。

  劳动总算完了,接下去便是吃早餐,三影、濑川、黑井三个人还戴着手铐,分别用绳子拴在柱子上,毎人给一碗汤面,那五个家伙则吃些干鱼和罐头,三个女人也同他们一样。

  ”三影。“用完餐的江波转过身来盯着三影,”想跟女人玩玩吗?“说着拽了拽绳子,将纯子拉过来抱在膝上,纯子被他脱得一丝不挂,一言不发地坐在江波腿上,江波的手在纯子的乳房上肆意的揉搓着。

  ”不!“

  ”你们怎么样?“

  江波狞笑着冲濑川、黑井说道,两人没有回答。

  ”真TMD 死要面子。“

  町田讪笑着,和一个叫栗间的家伙一人搂一个,市冈在一边用火柴剔牙。

  ”哎,来点大麻怎么样?“说着,市冈取出大麻烟来到墙根。

  ”我们也来点吧。“町田站了起来,栗间也跟着站了起来,搂着女人背靠墙开始喷云吐雾。两个女人也加入了这一行列。

  ”难道你不喜大麻烟?“三影冲江波问道。

  ”是啊,你是想我也跟他们一块抽大麻,你便有机可乘,我还不至于笨到如此地步。“

  ”真是用心良苦。“

  ”那当然,再说,有了女人还要那些干嘛?“

  说着江波把纯子按到了身体下面,一双大手在纯子的身上肆意的摸着。

  过了一会儿,江波又把手伸进纯子两腿之间,纯子顺从的分开双腿,没有丝毫反抗,她知道抵抗只能招来更残忍的侵犯。江波一把扯下了遮在纯子下体的仅有的一小片布,纯子迷人的胴体已经赤裸裸的暴露在男人面前了,纯子那雪白耀眼的胴体立即展现在众人面前。

  接着,江波把手指伸入纯子的下体。全身被剥光后的纯子在一群男人火热的目光中随着下体内手指搅动的节奏开始扭动颤抖,胸前的一对挺拔玉乳不停的晃动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在下体手指的搅动下控制不住地颤抖,嘴里发出阵阵呻吟。

  三影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现在可以好好玩玩你的身体了!“男人把嘴凑到纯子的耳边说道。

  对纯子的玩弄已经持续了近二十分钟,在这段时间里,她多次被男人用手指带上的快乐的高峰,然而却总是在即将达到最高潮时停了下来。无法得到渲泄的快感在她的体内积累着,那种郁闷的感觉在残酷地吞蚀着她的最后一道防线。

  ”真是淫荡的女人啊!站好了!把你的屁股撅起来。“男人命令道。

  ”嗯……“纯子似乎是用尽全身力气将雪白丰满的屁股高高的撅起,露出微微向外翻开的肉缝,上面沾满粘液发出淫荡的光亮。

  江波站在纯子的屁股后面,淫亵的抚摸着她的小腹和会阴部,用手指捏着她雪白的翘臀,然后伏在她身上,一边用龟头摩擦她的阴唇,一边用手掌握住她的两只乳房揉弄,她那刚刚变软的奶头被男人这一捏又勃了起来,她那敏感的奶头顶着男人的手掌心,胸前的两团肉被挤压变成各种形状。纯子被揉得娇喘吁吁,不住呻吟。她已经很久没有被男人这样玩过乳房了。

  男人玩够了乳房,用右手握住阴茎,对准露着粉红屄肉的阴道口。感觉到男人的阴茎顶住了自己的肉洞,纯子主动地将屁股向后移动,让阴茎进入体内。纯子抬起头,悲哀地看了看男人,脸色通红,随后闭上双眼,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淌下来。纯子扭动着腰肢,用美丽的屁股迎合男人的动作。

  塞满阴茎的阴道最大限度地张开,晃动的雪白双乳给四周的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刺激。

  不知何时,纯子开始骑在江波身上,上上下下扭动,美丽的秀发跟着乱甩。

  没多久,她湿亮的胴体开始痉挛!江波一手揽住她向后仰的柳腰,随着纯子嘴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江波狂吼着抖动身体,把大量的精液注入纯子体内,纯子原本绷紧的身子慢慢的软下去,最后完全瘫倒在江波怀里。

  发泄后后江波推开了纯子,提上裤子,衔上一支香烟,慢慢欣赏着自己刚才的”战果“。

  另一边,町田和栗间依然一副陶醉的神情,两人各搂着一个女人……其中一个女人看起来二十四五岁的样子,皮肤雪白诱人,黑色的吊带裙被退到了腰间,没有穿胸罩的丰满双乳几乎全部裸露出来,栗间正用手指夹住女人因刺激而突出的乳头,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丰满的乳房上自由地揉捏把玩着。女人无力的挣扎着,饱满的乳房却被压挤得异常诱人。

  另一个女子大概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俏丽清秀的脸上一副茫然的表情,高高挺起的胸前一对白皙的乳房虽然不大但非常坚挺,身上仅有的一条白色内裤挂在小腿上,两条修长而雪白的双腿最大限度地分开,少女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被町田奸淫着。

  三影似乎听见郁子和沙波这两个名字,大概就是指两个女人。两人都是未婚的女取员,如今她们也同纯子一样,对于那帮人的暴虐已漠然视之,完全丧兴了自已的意志,让她们趴下就趴下,让她们躺着就躺着,眼下又抽着大麻,沉醉于片刻即逝的快感与麻木之中。

  纯子雪白的屁股落坐在地板上,腰间拴着绳子,所以要想逃离江波的控制简直是异想天开,她一副听之任之的神情,瞪着无神的双眼,也不知看什么。

  就这么一会儿,谁都投有动弹。

  首先有动静的是町田,他将两手抱肩的沙波,慢慢地翻转过来,自己也光着身子,是大麻烟的作用,他的动作就象是慢镜头。

  市冈迷缝着两眼,津津有味地观赏着眼前的话剧。

  ”求求你,把妻子还给我。“濑川突然打破了沉默,冲着江波举起戴着手铐的双手。

  ”怎么,你也想玩玩?“江波的脸上显出轻蔑和不屑的神情。

  ”纯子,是我的妻子。“毎说一个字,濑川都如同吐血一般。

  ”现在不是。“江波猛地将绳子朝自己这边拉了一下,纯子仰面朝天摔倒在地,江波狠狠朝纯子踢了一脚,然后,两脚踏在了纯子的小腹上,”怎么样,这样还是你的女人吗?“

  ”还给我,求求你了。“

  ”你还是问问她自己吧。“江波的右脚移到纯子的两腿之间,用脚趾在纯子胯间的三角地上揉搓着。”喂,想不想跟你丈夫一块儿乐乐……“纯子轻轻地摇了摇头,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咬着牙拼命忍受着,柔软的乳房被踩在江波的左脚下,微微凸起的软而富有弹性的腹部大幅度地上下起伏不停……

  ”别这样……“

  江波狞笑着。

  ”畜牲!“

  ”有这种精神还是留着明天决斗用吧,要是能活下来嘛,还可以享用一番这个女人,要是死了就什么也别想了。“

  纯子又稍开双腿,濑川睁着两眼象是要吃掉什么似的。

  这边,町田还在持续,那边栗间也学着刚才江波的样子……纯子脸颊上浮现两片红云,不知不觉地张开了两唇,呼吸也急促起来……三影不由得闭上眼睛。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