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天堂之上海行
性天堂之上海行

11年秋商业区开工在即,马先生也特意前来准备奠基仪式。为了招待他大财主,我特意带他去上海,因为那里有我大学同学陈,陈是上海一个区的书记,所以带马先生去他那一是引荐他们二人互相认识,二是顺便在上海招待马先生。

  一开始先是陈举行了一个隆重的接待仪式,然后一起去宴会,接着就谈论我们的投资项目,陈听了后大赞我们的项目,声称马先生如果投资顺利一定也要来上海跟他这边合作。

  我说,马大哥,上海是国际大都市,以后我们的项目成功后赚了钱马大哥也可以来上海寻找再次合作的机会啊。

  马先生说,那是那是,仰仗各位官员协助,我马某人投资定会收益不凡呐。

  陈私下问起我为什么总称呼马先生为大哥,我就私下告诉他我去年在台湾招商引资的事。陈这才恍然大悟,然后笑我为官不正。

  晚上我送马先生下榻酒店,然后让陈好好招待马先生,这边是陈的管辖范围,在大陆很多不便,没有台湾那么的自由,特别是做官的,一旦被人发现有什么伤风败俗的事肯定官场生涯结束,下场很惨,但是呢也不是没有规则可循。

  对于招商引资这一块国家这几年来是下了血本,所以对于招商办往往政府表面一套,私下也是一套,陈作为区委第一书记,当然知道这些里面的东西。

  陈听了我跟他讲的关于马先生的相识到合作之后也知道了马先生的喜好,特意安排了一个有健身场馆的酒店,并且安排了他手下招商办的吴局长陪同,并私下知会吴局长,多体恤老人家的日常生活,情感交流,言下之意,我是听明白了,不知道吴局怎么理解的,吴局是一个年轻的少妇,三十多岁,陈一手提拔上来的干部,负责本地区招商,陈的意思一是发展与客户关系,二是为了以后招商做准备。陈私下告诉我,吴局是他私人炮友,平时没事经常开会后就带去酒店干她,皮肤很好,奶子大,屄又嫩。

  我说你这样人家老公不知道啊,陈说,他老公前年就跟他分居了,现在在美国。我这才理解缘由,人家老公有这样的老婆迟早混不下去的,不如出国享受自己的时光,碰到个女强人老婆没办法哦。

  然后我问陈,马先生你给他安排好了,那老同学我你怎么安排的?

  他说,你放心,老同学我怎么会冷落了你啊。然后告诉我,吴局有个好朋友,在文化站做小职员的,马上介绍给我认识。

  我说,不会这个你也上过了吧?

  他笑笑,说,你以为我是女人都上啊,再说了,我每天都要回老婆那报道的,这个还没机会,所以留给你了。马先生是外人,又是巨商,所以必须一个领导陪同,然后吴局又是自己人,所以只能让她上了。不过吴局的这个朋友呢,我可是真没碰过,留给老同学你了,你自己看能力了。

  然后陈带着我来到酒店大厅,吴局的朋友已经到了大厅,她主动告诉我是吴局的朋友,她姓夏,是文化站的。

  然后陈就以领导的口气说,噢,小夏啊,这位是我们江苏某市招商局的D局,他又是我的老同学,这次来带来了台湾客人,主要是谈招商引资工作的,我这位老同学啊,对本地区的文化工作感兴趣,你就陪他聊聊吧。

  夏说,好乃,陈书记放心,小夏保证完成任务。

  陈拍拍夏的肩膀说,嗯。然后就跟我说,老同学我就先回去了,我夫人还在家等我回去呢。

  我说,好,你慢走,我不送了。

  夏笑嘻嘻的说,陈书记真是个好老公,羡慕啊。

  我说,为什么羡慕啊,你羡慕什么啊?

  她说,羡慕陈书记老婆有这样个能干的老公呗。还能羡慕什么啊。

  我说,哦,难道你老公不能干?

  她说,哎,别提了,都离了三个月了。陈书记下班就回家,不是好老公是什么呀。

  我说,他是好老公,我也是好老公啊。不过你怎么年纪轻轻就离了呢?

  她说,你是好老公?这个我可不知道,得问你老婆。我离婚呢,是因为我老公有别的女人了,哎,一言难尽啊。

  我说,喔,原来如此。走,咱们上去做做吧。

  我的房间跟马先生的对门,带着小夏来到我房间,我就假装问问他们文化站的工作,然后泡茶给她喝,她很热情的主动抢着干。

  聊了很久,然后我说带她去吴局和马先生那边引荐她认识富商马先生,她说好啊,她正好跟吴局是好朋友,一起有话聊。

  我说,那好,然后带她来到对门敲门,马先生开门很是欢迎,边笑变说,老弟,你来正好,吴局正跟我打赌说,她喝酒比我厉害,你来做个见证人。

  我说好啊,马大哥,我先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小夏,这地区文化站。马先生跟小夏握个手打个招呼,说,文化站不错,文化搞的好,这个人民的幸福指数也会高涨啊。

  夏说,马先生夸奖了,小夏只是个普通职员,还没多大能耐。

  吴局边上插到,说,夏,别谦虚,你的能力我还不知道啊,没多久肯定升官做文化站长的。我都听说啦。

  夏说,吴姐姐尽瞎说。

  吴局说,真的,不骗你,市里已经再考察你了,有几个常委都认可你的工作啦。

  马先生说,好样的,小夏,继续努力,以后我投资的项目文化活动你来组织,怎么样?

  夏连忙说,谢谢马先生。

  马先生说,别客气,啊,哈哈哈。咱工作日后再说,先让我跟吴局比完酒先。

  我边上说,好,马大哥,你们喝,我呐喊助威。

  马先生拿来几罐啤酒,然后跟吴局2人一人一罐的喝,谁喝不下了就认输。

  喝完了又去拿,就这样,冰箱里的都拿完了,然后又拿红酒,看着他们都喝的醉醺醺的说胡话。

  我跟夏只能边上照顾着,他们2个还一个个都说自己没醉,接着喝。

  就这样,2人卫生间吐了好几次,最后马先生躺沙发上不动了,吴局则很开心的说自己赢了,然后走路也东倒西歪的,夏扶着她上床休息,我说这酒店就一张床,你让吴局睡床上,那马先生怎么办啊?

  夏说,啊,那怎么办啊?要不你扶马先生去你房间睡。

  我说,算了吧,要不酒店看看还有空房间不,我准备叫服务员。

  夏说,还是算了吧,让马先生在沙发上睡会,等吴局酒醒了我送她回家。我说那也不能让客人谁沙发啊。

  夏说,那你把他扶到床上,我把吴局扶到沙发上。

  我说,那好,我来扶,然后夏把吴局扶到沙发上,我则把马先生扶到床上。

  然后夏去上厕所,我看吴局躺在沙发上,外套被夏脱了的,我乘吴局醉的不醒人事,解开她衣领看见雪白的奶子,好诱人哦。

  顿时鸡巴硬起来,这时候马先生悄悄走过来,然后手势叫我小声点,我一下子明白了,原来马先生装醉。

  他小声跟我说,老弟,马上你带夏回你房间,吴局接下来让我把她上了。

  我阴险的笑了笑,全懂了。

  然后马先生又回到床上装醉,我则坐在沙发上拿条毯子给吴局盖上。

  吴局则一动不动的,小夏上完厕所回来了,我说,要不先让吴局休息会缓缓神,我跟你先回我房间去,别打扰他们休息。

  小夏说,好吧。

  然后我带着小夏回房间了,2个人又聊,从工作到家庭,再到感情等等,差不多一个半小时后,夏说要去对面看看吴局,我说,没事,让她再睡会,没那么快醒酒的。

  她说,没事,去看看而已。

  然后我陪着她,她拿着房卡,一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我们俩彻底赏心悦目了一回。

  马先生个吴局2个人光着身子在沙发上啪啪啪呢,马先生也没注意到我们,吴局则醉醺醺的还是那样的不省人事。

  小夏赶紧退出来,我也刚准备走,马先生好像发觉了有人,便问,是D老弟吗?

  我回答,是,是,马先生,我陪夏来看看你们醒酒了没有。

  然后我进入了马先生房间,夏则被关在了门外。

  马先生说,没事了,好多了。其实说给外面的人听的,但是门被关上后,他就示意我赶紧过来。然后问我夏女士看见了没有?

  我说,都看见了啊。

  他说,啊,不会吧,这下丑大了啊。

  我说,没事。你还继续肏吴局,我去搞定。

  他说,好的。相信你可以。

  然后我摸了摸吴局的奶子,好手感,马大哥继续,然后笑嘻嘻的走开了。

  马先生说,要不要再看看现场表演?

  我说,不了,不了,要不我叫夏女士一起来看。

  马先生说,算了,算了,人家会不习惯的哇。

  我出了房门,夏吓的脸通红,我说,不会吧,至于吗,夏。

  她说,羞死了。马先生怎么跟吴局干那种事啊。

  我说,你还真不懂啊还是装不懂啊?

  她说,啊?什么意思啊?

  我说你们陈书记安排吴局接待马先生,除了工作上的洽谈,私人生活也是要去陪同的。

  夏一下明白了,然后说,你的意思就是吴局是陈书记献给马先生的。

  我说,正是。马先生这个人害怕寂寞,所以你们陈书记就安排吴局陪他喝酒聊天,当然下面的事肯定不会说的太明白的哇。

  夏说,可是刚刚马先生乘吴局喝醉了跟她做爱,吴局醒了知道被马上强奸怎么办?

  我说,你还真傻啊,吴局是陈书记安排的,她不知道要献身啊,陈书记都跟她说了啊。马先生是不好当面提,所以就以赌酒为名义,先喝醉吴局再上她。

  夏一脸害羞样,然后回了我房间。

  我跟着进去,然后说,马先生邀请我们去观战呢,你去不去啊?

  夏说,你们男人都这么变态嘛?

  我说,也许吧。

  她说,不去,难以入目。

  我说,好好好,那咱们还坐在这等吧,实话告诉你,吴局今晚不会回去的了。马先生跟她要相拥而睡到天亮了哦。

  夏有点急了,那她不回去了那我回去了。

  我拉着她的手说,小夏不急。

  夏说,那我还在这干什么啊?

  我暗示她说,夏,你们书记安排你来陪我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呀?

  夏顿时脸红的更彻底了。然后说,D局,我……我……不行。

  我抱住她亲吻她的脸颊,咬她的耳垂,亲她的嘴,她有点受不了了。

  一会儿她在我的引诱下开始配合我接吻,她香嫩的肉体引诱着我,淡淡的体香让我的荷尔蒙迅速提高,一会儿我就把她衣服都脱光了,丰满的乳房,性感的臀,湿透了的阴户,让我是赏心悦目。

  我也脱光了我的衣服,然后我给她亲吻每一个敏感地带,她也不拒绝的把我的大鸡巴放在嘴巴里吸允了起来,一会功夫我就彻底的把她吻了一遍,然后乘着欲火难耐的份上,她迫切的想要我肉棒插入她的身体。

  于是我慢慢的扶着我的肉棒,对准她滴着水的阴蒂上下磨了磨,滑入了她急不可耐的屄洞内,她的阴道湿透了,还很烫,我肉棒一进入就已经从她阴道内传出气体噗哧的声音,我一肉棒顶到底,插到她的子宫颈,她难受的抱着我夹得紧紧的双腿,受不了了她说,要我快点满足她。

  我顶着鸡巴再她阴道内搅了搅,然后拔出来,一下憋叽响,好像里面被我抽真空了一样,拔出来很有吸力。然后龟头抽到洞口终于一口气进去了,然后我插进去又是吧唧作响,来回好多下,她也笑了。

  跟放屁似得,就这样我们愉快的互动着,我肏着她的美穴,她享受着我肉棒的插送和摩擦。

  不一会马先生居然来敲门,夏立马吓住了,我说没事,然后我抱住她骑在我腰间,给她裹着一条浴巾,然后很辛苦的跑到门那开门,马先生一看,乐了,问道,搞上啦?

  我说,马大哥,多问的啊。

  夏害羞的抱着我的头背对过去,我说,这样大家扯平了,你看人家一回人家也看你一回。

  夏还是很害羞,马先生说,那我回房去了。

  就这才打发了马先生,然后关上门,夏怪死我了,说太丢人了。

  我笑着说,没事,人家在干那事的时候你不也看了吗?

  她说,没看。

  我说,你还不承认了,我都看见你眼睛都直了。

  她说,没有。

  就这样打情骂俏的我一个快速抽插送她和我都到了高潮,一股热精喷向了她的花蕾。

  然后我们相拥而睡到天亮,一早起床穿戴整齐我们去了马先生房间,吴局穿好梳洗之后带着夏说先行离开了,以防外人看见不好,然后就走了。

  之后我跟马先生由陈书记接到地方考察,参观,指导。

  晚宴时分吴局跟小夏都来了,小夏私下告诉我,说吴局告诉她昨晚马先生乘她喝醉了跟她做爱了。我说,就这事啊?

  夏说,吴局告诉我我就跟你说了嘛。

  我说,这个你不说我都知道的啊。

  夏又说,不是啦,关键是吴局问我昨晚是不是跟你在一起的啊。

  我说,你怎么回答的。

  她说,我当然说是了哦,难不成一早跟一起来的马先生房间还说没一起啊。

  我说,你笨呢,你可以说你一早来接她的嘛。

  夏说,啊,可是我都已经说了。

  我说,没事,没事。吴局自己人。

  夏也说,是啊,吴局跟我关系好,所以我才告诉她的。

  就这样我们一边吃一边聊,晚饭后又喝茶谈了谈工作和一天行程的心得感受。

  差不多休息的时候了,陈又让吴局跟夏陪我跟马先生,他自己又回家了。

  然后我们4个都在马先生房间坐着聊天,然后就说起了昨晚我跟夏不小心看见马先生跟吴局在啪啪啪的事,吴局一下子脸红的尴尬的乃。

  然后马先生示意吴局不要害羞,都是成年人了。马先生还告诉我们俩,说他跟吴局做过爱之后就累了睡着了,半夜谁知道吴局醒了找水喝,他就起床给她倒水,然后吴局居然主动出击,跟强奸马先生似得,女上位把马先生给搞的射了。

  马先生夸道女强人的气魄显现的淋漓尽致啊。

  然后我也说夏昨晚害羞,马先生跟吴局做爱被她看见了,然后马先生也来看她跟我做爱,她害羞的头都不敢回,背着脸红的跟什么似得。

  夏一下子又害羞的连打我好几下,说我坏死了。

  马先生谈的正兴起,然后拿来一瓶红酒,说大家难得这么开心,又是这么好的合作机会,来干一杯。

  说完就给我们一人一个杯子斟酒起来,然后大家碰杯庆祝。

  马先生说,明天他要回台湾,希望以后有时间经常见面,经常合作。

  吴局表现出不舍,说,马先生这一走,我们还不知道何时再见面呢。

  马先生很男人的关怀,将吴局搂在怀里,放心,有空可以经常来我台湾家中做客。我有空也会来大陆见见你们这些老朋友的啊。

  然后夏也很舍不得望着我,说,D局,你是不是明天也要回某市了啊?

  我说,看情况,你要是要我陪你呢,我就再多陪你几日。

  夏笑嘻嘻的说,还是算了,D局是大忙人,不能耽误D局您的工作大事。

  然后马先生说,别矫情啦,你们离的又不远,2-3个小时就见着面啦。倒是我们吴局想见我马某人要飞去台湾呶。

  吴局说,哎呀,马先生自作多情啊,呵呵。

  马先生说,有吗?然后一把拉过吴局来到身边一头埋在她胸脯里,大吸一口气,叫道,真香啊。温柔女人香啊。

  吴局搞的害羞死了。

  马先生说,怕什么。我们又不是外人,昨晚不都见过了吗,下面长什么样都看见了,还害羞。

  然后马先生说,老弟,咱们现在在我这一起上这两个小娘们怎么样?

  我说,好啊。

  两个女人立马说不要,还异口同声。

  马先生说,昨晚都看过了,怕什么丑哦。来吗。然后就拉着吴局的手开始亲吻她的脸蛋。

  吴局开始还抗拒点,之后被马先生一脱光光亮之后就随便了。

  我跟夏看着,我望了夏几眼,夏知道我的意思是想也要一起。

  我则轻轻动手碰她,示意她的意思,她没拒绝,然后慢慢的我也开始给她脱衣服,一会儿,马先生已经开始插吴局的屄了,啪啪啪声响起,吴局很带劲的叫着,爷,耶,噎……夏被我脱光后我示意她给我口交,她努力的吸着,我也给她淫穴口交。

  然后实在受不了吴局跟马先生干炮的节奏,我们也开始插送起来,夏的屄水多的不得了,一下子,湿了沙发。

  我们4个人靠到一起,吴局跟夏还手拉手躺着,然后又是趴着给我们肏。

  马先生让我跟他一起叫啪啪啪,然后下面撞击的啪啪啪跟我们的口中叫的啪啪啪连成一片,美轮美奂。

  然后马先生问道,要不要交换性伴侣啊?

  夏又被吓到了,我说别怕,这样才刺激嘛。

  夏还没缓过神来,吴局也是,我跟马先生直接互换了位置,插送了起来,吴局的屄吸着我的肉棒,让我感觉到不一样的洞天。

  夏可能被惊到了,一下子尿了出来,马先生说潮吹啦,快看。拔出他的鸡巴指着夏的尿尿口在笑。

  夏彻底羞死了。

  就这样我们互换着玩了大半夜,彻底的疯狂了一下。

  夏说我太坏了,都不提前告诉她。

  我说我也不知道马先生这样做啊。

  她说她的心都给我了,居然让马先生上了她的身体。

  我说,台湾那属于发达的地方吗,那的人都很会玩,玩得开,人家可能以为很正常。

  夏说她真的受不了。

  我说马先生人挺好的,别多想了。

  她说,关键女人家放不开的嗄吴局倒像过来人,很放得开,光屁股的坐在马先生鸡巴上一边摇曳着下阴,一边拨水果给马先生吃。

  夏死命拉着跟她肏,害怕我去吴局那马老头又来肏她的嫩穴。

  好不容易马先生玩吴局玩累了休息了,这夏的心头肉才松下来。她说她不怎么喜欢这样的做爱。

  我说你爱上我了吧?

  夏说,啊,哪有。

  我问她,那为什么你只愿意跟我做爱,别人就不可以了啊。

  她憋屈的说,好了啦,算你说的对行了吧。

  就这样4个人一张大床睡到天亮,一早起来马先生跟吴局还又来了一炮,依依不舍的吴局抱着马先生就是不下来。

  马先生知道吴局的心思,一个空虚寂寞的女人,又是别人的情人,久久得不到滋润的心,一刻的满足也是好的。

  吴局还摸着我的鸡巴套弄,然后又是亲舔的,她下身的屄还套在马先生的鸡巴上呢。

  马先生说,这2天可累坏他了,老身体吃不消了,再不回台湾修养修养啊,就要去见阎王爷呶。说大陆的女人真的厉害啊,哈哈。

  然后我跟马先生被陈书记的车先后接走,马先生直接跟我道别去机场登机回台湾了,我则说单位有事也跟车回我所在市了。夏跟吴局2个女人含情脉脉加无奈的收拾面容,随后都回各自单位了。

  之后的日子里经常听到她们俩的电话,搞的我是厌烦死了。

  马先生随后还在台湾接见过吴局,吴局以出差名义去了台湾马先生私人别墅,马先生告诉我,吴局在他那待了三天,天天是跟他形影不离,加上他别墅环境好,吴局每每的都来性意,搞的马先生老身板都快吃不消了。

  之后大家也就慢慢的淡了很多。

【完】